• 尘暴席卷火星 “机遇”号休眠失联 2019-04-15
  • “可汗探索—2018”维和联演:中国参演官兵出征 2019-04-14
  • Siri被小米小爱同学完虐 苹果发飙:疯狂招人补足短板 2019-04-07
  • 雷军的公开信,小米的三板斧 2019-04-07
  • 国家土地不计价到计价不是经济收入的增加,是土地使用权其使用年限的失去如外资在使用我们的土地获益。 2019-04-01
  • 足球只不过是个娱乐项目,吃饭赚钱才是安身立命必须要做的,不要跟着那些戏子瞎起哄。 2019-04-01
  • 海南省发布2018年度高层次人才需求目录 2019-03-19
  • 上海合作组织在京举行2018迎新招待会 2019-03-19
  • 就自然向前、风水神话的政治水平,逻辑思维能力,只能表现为一个邹够形象 2018-12-04
  • 20选5好运彩 > 古代言情 > 似锦 > 第619章 噩耗
        大周军与南兰军在济水一带交战,战况异常惨烈,双方皆伤亡惨重。

        在阵亡将士的名册上,景明帝赫然发现一个熟悉的名字:东平伯之子姜湛。

        景明帝啪的把长长的名册一合,眼前浮现出那个年轻人的模样。

        俊朗的面庞,明亮的眸子,还有那灿然的笑容。

        当他在大殿问那年轻人想要什么奖赏时,那个年轻人说男儿当不惜己身,护卫大周国土。

        也是因为这个打动了他,他才点头允了那个年轻人的请求。

        可现在,那个年轻人的名字出现在阵亡将士的名册上,而他是东平伯的独子,燕王妃的兄长……景明帝头疼起来,闭目沉吟良久才睁开,看向潘海。

        潘海微微躬身:“皇上有什么吩咐?”

        景明帝沉默了一下开口:“先把燕王叫进宫来?!?br />
        “是?!?br />
        郁谨接到传召,颇有些莫名其妙。

        最近他什么都没干啊,好好的又被叫进宫里干什么?

        因为猜不透,这一次见到景明帝时,郁谨显得格外老实。

        “儿子见过父皇?!?br />
        景明帝深深瞥了郁谨一眼,声音微沉:“来了?!?br />
        郁谨一听,越发觉得不对劲,垂眸问道:“不知父皇叫儿子前来,有什么吩咐?”

        景明帝视线往摆在桌案上的名册上落了落,半晌,把那名册递给郁谨:“看看吧?!?br />
        接过名册,郁谨心中陡然生出不详的预感,快速翻看起那些名字,很快就看到了一行熟悉的字。

        那普普通通几个字却好似利刃刺入身体,令他的脸色猛然白了。

        那只握着刀剑无比坚定的手颤抖起来。

        景明帝一言不发,默默看着郁谨。

        许久后,郁谨目光才从名册上移开,望向景明帝。

        景明帝开了口:“东平伯府那边,朕会派潘海前去安抚,至于你媳妇那里,你对她说吧?!?br />
        郁谨动了动唇,有种留在宫中不走的冲动。

        他说什么?

        要他对阿似说姜湛战死了?

        “嗯?”

        郁谨用力握了握拳,坦言道:“儿子开不了这个口?!?br />
        景明帝认同叹口气。

        人家的独子,谁开得了这个口啊。

        爷俩大眼瞪小眼,谁都不吭声了。

        气氛一时无比凝滞,潘海暗暗擦了擦汗。

        燕王妃的兄长战死了,这可真是要命喽。

        景明帝虽然对此深感遗憾,毕竟经历的风雨多,前不久还把亲儿子赐死了呢,比起来这又差了一层,于是先开口道:“去吧,你对你媳妇说,总比她接到东平伯府那边的信儿要好?!?br />
        郁谨咬了咬唇,把名册轻轻交给潘海:“儿子告退?!?br />
        他转身走到门口,突然又转回来。

        景明帝微惊:“怎么?”

        “父皇,儿子想知道详细经过,还有舅兄的遗体什么时候能运回京城?!?br />
        要他就这么回去干巴巴对阿似说姜湛死了,别说阿似无法接受,他也无法接受。

        那个心无城府、眼里都是好人的笨蛋怎么就死了呢?

        这十分不对劲,明明他暗中派了人?;ぁ?br />
        景明帝听了郁谨的话,看了潘海一眼。

        潘海道:“目前报上来的只有这些,具体情况恐怕还要等两日才有消息传来?!?br />
        景明帝重新看向郁谨,缓缓道:“回去吧,南边一有消息就知会你?!?br />
        郁谨沉默良久,拱手:“儿子告退了?!?br />
        出了宫门,寒风袭来,吹得郁谨脸颊冰凉。

        已经入冬了,天一日冷过一日,却不及他此刻冰凉的心。

        他回去后该如何对阿似说?

        太阳只露出半边脸,另半边被厚重的云遮住,明明是上午,天色却发沉,好似夜幕要降临。

        回到王府,郁谨没有第一时间去毓合苑,而是叫来冷影。

        “主子有何吩咐?”

        “跟去南边暗中?;そ康娜?,是你的手下吧?!?br />
        “嗯?!?br />
        “南边传来急报,姜湛战死,你可收到什么消息?”

        冷影一贯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露出几分震惊,好一会儿才道:“卑职没有收到任何消息?!?br />
        “你亲自带人过去查,看暗中?;そ康娜耸撬朗腔??!庇艚饕а赖?。

        “是?!?br />
        郁谨起身,这才向毓合苑走去。

        往日从前院书房通往毓合苑的路他总嫌太长,可这一次却觉得太短了。

        在门口驻足,郁谨想:怎么这么快就到了?

        正巧阿蛮出来,纳闷道:“王爷怎么不进去?”

        这可不像王爷的作风啊,往日来见主子都等不得通传,直接就进去了。

        郁谨嫌阿蛮话多,扫了她一眼,抬脚走进去。

        阿蛮一头雾水眨眨眼。

        王爷这是怎么了?

        想了想,她干脆默默跟了进去。

        差事晚点再办不迟,看看王爷反常的原因是正经,总觉得情况不对。

        姜似正哄阿欢玩。

        阿欢五个多月了,对于母亲的逗弄总是很给面子咧着嘴笑,甚至咯咯笑出声音来。

        听着女儿的笑声,郁谨脚步一顿,心情越发沉重,面上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来,走过去陪姜似一起哄女儿。

        姜似却察觉几分异样,示意乳娘把阿欢带下去。

        虽然才五个月多点,按理还不到很认人的时候,可阿欢察觉自己被抱走立刻瘪嘴嚎起来。

        乳娘犹豫看向姜似。

        姜似虽心疼,却没改主意,淡淡道:“带小郡主下去吧?!?br />
        等阿欢的哭声渐渐远了,姜似看向郁谨:“是不是有事?”

        郁谨眼神微闪:“你看出来了?”

        “你的脚步声比平时要重?!?br />
        听姜似这么说,郁谨心中越发不是滋味。

        阿似连他脚步声的细微变化都能察觉,可见真正把他放在心上,而他却没有?;ず冒⑺频男殖ぁ?br />
        惭愧、痛苦、犹豫……种种情绪在他眼中交织。

        姜似坐直了身子,神色越发严肃:“阿谨,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平时阿谨可不是这么犹犹豫豫的人。

        这么一想,姜似心一沉。

        郁谨抿了抿薄唇,声音微哑:“南边传来急报——”

        “然后呢?”姜似一颗心不受控制急促跳动数下,生出不祥的预感。

        郁谨心一横,把话说出来:“姜湛……姜湛的名字出现在阵亡将士的名单上!”
  • 尘暴席卷火星 “机遇”号休眠失联 2019-04-15
  • “可汗探索—2018”维和联演:中国参演官兵出征 2019-04-14
  • Siri被小米小爱同学完虐 苹果发飙:疯狂招人补足短板 2019-04-07
  • 雷军的公开信,小米的三板斧 2019-04-07
  • 国家土地不计价到计价不是经济收入的增加,是土地使用权其使用年限的失去如外资在使用我们的土地获益。 2019-04-01
  • 足球只不过是个娱乐项目,吃饭赚钱才是安身立命必须要做的,不要跟着那些戏子瞎起哄。 2019-04-01
  • 海南省发布2018年度高层次人才需求目录 2019-03-19
  • 上海合作组织在京举行2018迎新招待会 2019-03-19
  • 就自然向前、风水神话的政治水平,逻辑思维能力,只能表现为一个邹够形象 2018-1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