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本樱岛火山大规模喷发 烟尘高达4700米 2019-07-21
  • 省国资委党委中心组召开理论学习扩大会议 2019-07-21
  • 【专题】打一场扶贫攻坚硬仗 河北在行动 2019-07-18
  • 霍金骨灰安葬伦敦西敏寺大教堂 与牛顿达尔文为邻 2019-07-04
  • 拉萨市第三高级中学举行“四讲四爱”教育实践活动之军民共建协议签订仪式 2019-06-22
  • 微信群,让人又爱又恨 2019-06-19
  • 井冈山交警开展重点车辆严重交通违法行为有奖举报工作 2019-05-29
  • 中央纪委通报88起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 2019-05-26
  • 手机流量大战套路:“不限量”都是有条件的 2019-05-26
  • 在端午品味文化的芳香 锐评 2019-05-17
  • 《新乌龙院之笑闹江湖》吴孟达郝劭文时隔24年再聚首 2019-05-09
  • 蒋超良强调:落实脱贫攻坚举措 提供人才支撑 2019-05-09
  • 2018亚洲CES黑科技:能自己发电的背包 2019-04-30
  • 尘暴席卷火星 “机遇”号休眠失联 2019-04-15
  • “可汗探索—2018”维和联演:中国参演官兵出征 2019-04-14
  • 20选5好运彩 > 其他小说 > 他似心火燎原 > 第129章 生死台
        听了狄风的话,我心里“咯噔”一声。

        三叔抱紧我,沉声问道,“狄风,慢慢说,怎么了?”

        “我跟义父去南山晨练,在回来的路上,一辆越野突然拦腰撞上了我们的商务车,义父被卡在了车子里。好在救援人员及时赶到,拆了车子,把义父救了出来?!鄙宰魍6?,压低嗓音,“现在义父正在急诊室内抢救……”

        我立刻从三叔腿上跳下去,六神无主往外走。

        三叔跟着赶上来,问过狄风是在哪家医院,便匆匆收线,半拥着我出了门。

        “别着急,我们现在就去医院……”到底是个沉稳的男人,遇事不慌不乱。

        我的腿有点不管用,走了没多远就开始打颤。

        三叔察觉到了,把我抱起来,直奔车库。

        出发前,他给狄芸打了个电话,交代她再开一辆车去医院,以备不时之需。

        路上,车子开得又稳又快。

        三叔的右手始终握着我冰凉的左手,他的宽慰很是管用。

        到医院的时候,父亲还在急诊室。

        走廊里,狄风跟个没头苍蝇似的转来转去,见到我们,立刻快步迎过来。

        他的额头和颧骨都有擦伤,身上的衣服也有血渍,不过应该没什么大碍。

        “哥,现在怎么样了?爸爸怎么样了?”我揪住他的袖管,差点哭出声。

        “别担心,从车子里抬出来的时候,义父还有意识……”狄风试图安抚,大手搭在我的肩头。

        然,身后的三叔立刻拨掉他的手,把我揽在怀中。

        狄风的目光暗了一下,笑容里隐现苦涩。

        “祝叔儿具体伤在了什么地方?你的车技那么好,怎么会被撞上?对方故意的是不是?”三叔的问题句句戳中要点。

        “义父的头部和四肢都没事,现在就怕内脏……”狄风欲言又止,睨了我一眼,换了话题,“那辆车有点像自杀式袭击,明显就是故意来撞我们,根本躲不掉。到最后,还是保镖的车奋勇上前把那辆车给顶开的?!?br />
        我仰头望着三叔,“这话是什么意思?有人要谋杀我爸?幕后真凶是蒋天宽还是蒋宇崇?或者,还有别的潜藏敌人?”

        脑袋里乱成一团麻,找不到头绪。

        三叔端着我的肩膀,神情凝重地与我四目相对,“骆骆,你相信三叔吗?”

        我笃定地点头,“相信?!?br />
        “这件事交给三叔去调查。你要把心思都用在祝叔儿身上,一切以他为重,听明白了吗?”目光坚毅。

        明亮的眼瞳之中有我的脸,特别不淡定的一张脸。

        “嗯,明白了,一切以爸爸为重……”我攥紧双拳,给自己力量。

        恰在此时,急诊室的门开了。

        医生率先走了出来。

        我们三个一齐上前询问。

        “伤者的内脏受到了猛烈的挤压,导致多个脏器破裂出血。现在只能暂时止血,需要马上进行开腹手术,挨个器官甄别……”医生的眉头皱了起来,“具体情况还不好说,得在手术台上看?!?br />
        话音落地,我的身子堆了下去。

        三叔把我抱起来放到排椅上,弯腰俯身,抵额发问,“骆骆可以的,是不是?是不是?”

        我神经质般频繁颔首,“是的,我可以,我可以的……”

        就在这个时候,狄芸赶了过来。

        三叔让她陪着我,他和狄风一起去准备父亲手术的事情。

        尚都的医疗水平十分发达,但是必须要打通关系才能请到医学界的顶尖高手。

        这种时候,使银子是最简单粗暴、直接有效的解决方式。

        手术事宜很快就安排好了,两位鼎鼎有名的外科“一把刀”联合出手,为父亲的急救手术保驾护航。

        随后,父亲被推上了生死台,我们在手术室外苦等。

        等待期间,三叔把狄风拉到一边,询问了一些事情。

        紧接着,他又走开打了几个电话。

        离得较远,声音很低,听不清楚。

        再回到我身边,就彻底安稳下来,只静静地搂着我的肩膀,不言不语。

        我失魂落魄地靠在三叔怀里,感觉天都要塌了。

        不敢想象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遑论好的坏的,都不敢想。

        怕一语成谶,更怕希望落空。

        素来话多的狄芸也变成了哑巴,狄风更是像闷葫芦似的,偶尔叹息,算是出了声。

        天黑之后,门口提示灯终于灭了。

        三叔和狄芸一起把我搀起来,上前找主刀医生询问情况。

        “伤者的内部脏器均有不同程度的损伤,其中脾脏严重破裂,导致内脏大量出血,只能进行摘除。另外,其他脏器虽然并没有破裂现象,因猛烈挤压所产生的血肿却是不容忽视的。大致就是这些,情况不太乐观,先入ICU观察一段时间吧,随时校正危险因素?!?br />
        医生说话的时候一直看着三叔,貌似很熟络的样子。

        三叔沉声道谢,并未多言。

        稍后,缝合完毕,父亲被推出手术室,送往ICU。

        他紧紧地阖着双眼,失血过多的脸膛就跟一张白纸似的。

        我全程跟随在侧,心脏疼得都要碎了,但是,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

        目送父亲被推进ICU,一道门隔住了我们。

        尽管不准探视,我还是不肯离开。

        狄芸和狄风都忍不住劝说,可我一个字也听不进去。

        三叔没出声,弯下腰,把我扛在肩上,大步走向电梯。

        我怕吵到父亲,不敢喊,只有挥舞双拳拼命打他。

        可是对他来说就跟挠痒痒似的,没有半点震慑力。

        狄家兄妹一声不吭地跟在后面,谁也不肯帮我说情。

        出了医院大楼,三叔让狄芸开车,他在后座控制着我。

        狄风则驾着另一辆车,载着保镖往回走。

        我已经折腾得一点力气也没有了,软软地靠在男人怀里,悲怆无泪。

        到家后,三叔又用扛的,带我回二楼卧室。

        将我扔到床上,整个人便压下来,厉声呵斥,“老祝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这一点你比谁都清楚!如果你伤心欲绝闹出点事情来,让他怎么办?好不容易闯过鬼门关、然后再随你而去吗?你这是孝顺吗?是吗?”

        “都是我的错,我不该闹着要回国报仇!”我声嘶力竭地吼叫着,“为了报仇,我可以搭上自己,但是怎么都没想到会害父亲涉险……”

        积压了一整天的懊丧之情瞬间涌出,泪雨滂沱。

        三叔没有示弱,“如果你用自己的命能换来老祝平安无虞,那我不拦着你作!可是这现实吗????你要是真想为老祝做些什么,就坚强一点,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别让他一睁眼就看见你这张营养不良的苦瓜脸!”

        我还在啜泣,但是已经不打算回嘴。

        他说的一点也没错,爸爸需要女儿坚强。

        “现在我带你去吃饭,然后给你洗澡、哄你睡觉。明天一大早,咱们就到医院去守着,好不好?”大手帮我擦泪,声线比之前压低许多。

        我点头,“好?!?br />
        他明显松了口气,在我脑门儿上叮了一口,起身,抱我出门,下楼吃东西。

        实在没有胃口,喝了半碗蔬菜粥了事。

        回房洗澡的时候,我又窝在三叔怀里哭了一通。

        他默默地帮我涂洗发水、打沐浴液,又一点点冲洗干净,细心得不像恋人。

        像……妈妈。

        吹干头发,躺到床上,我的眼泪干了。

        然,却不停抽噎。

        三叔环着我的身子,在我耳畔轻轻哼起了柔和的曲调。

        是我从未听过的旋律,悠扬得好似清风来袭。

        脸颊贴着他的胸口,倾听着铿锵的心跳和婉转的曲声,我终于得以入眠。

        但,睡得极不安稳,恶梦一个接着一个,未曾间断。

        醒来时天色微亮,三叔在凝眸看我。

        “妞,你信不信,老祝不会有事。骆女士不会让他有事!”语气十分笃定。

        我扁扁嘴,把眼泪憋回去,“嗯,妈妈会保佑爸爸的!”

        三叔微笑颔首,啄了下我的嘴唇,陪我起床。

        简单吃过早餐,一行人又去了医院。

        父亲的状况没有改变,尚未度过危险期。

        并且,医生的态度仍旧不太乐观。

        我忽然有些恐惧,怕医护人员满脸遗憾地送来一张单子让我签字。

        躲在三叔怀里,提心吊胆,忐忑不安。

        临近中午的时候,三叔去了卫生间,我的手机忽然响了。

        屏幕上显示着蒋宇崇的号码。

        新仇旧恨海啸般席卷而来,我愤怒地接通了电话。

        “沁沁,听说你父亲出事了……”魔鬼居然用了关切的口吻。

        我深呼吸之后才能出声,“蒋宇崇,你非要把我们父女赶尽杀绝是不是?”

        对方一怔,转而低呼,“沁沁!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我怎么可能伤害我的准岳父?”

        装得好像多么情真意切似的。

        “不是你就是你大哥!左不过是你们蒋家人所为!”我咬着牙根儿,压低了嗓音,“蒋宇崇,如果你想自证清白,就把蒋天宽给我弄死!”

        他几乎想都没想就问道,“把他弄死,你就能嫁给我吗?”

        我没回答,因为远远地看见三叔往这边走了过来。

        电话里,蒋宇崇寒着嗓音再度逼问,“沁沁,回答我,如果蒋天宽死了,你是不是就会嫁给我?”
  • 日本樱岛火山大规模喷发 烟尘高达4700米 2019-07-21
  • 省国资委党委中心组召开理论学习扩大会议 2019-07-21
  • 【专题】打一场扶贫攻坚硬仗 河北在行动 2019-07-18
  • 霍金骨灰安葬伦敦西敏寺大教堂 与牛顿达尔文为邻 2019-07-04
  • 拉萨市第三高级中学举行“四讲四爱”教育实践活动之军民共建协议签订仪式 2019-06-22
  • 微信群,让人又爱又恨 2019-06-19
  • 井冈山交警开展重点车辆严重交通违法行为有奖举报工作 2019-05-29
  • 中央纪委通报88起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 2019-05-26
  • 手机流量大战套路:“不限量”都是有条件的 2019-05-26
  • 在端午品味文化的芳香 锐评 2019-05-17
  • 《新乌龙院之笑闹江湖》吴孟达郝劭文时隔24年再聚首 2019-05-09
  • 蒋超良强调:落实脱贫攻坚举措 提供人才支撑 2019-05-09
  • 2018亚洲CES黑科技:能自己发电的背包 2019-04-30
  • 尘暴席卷火星 “机遇”号休眠失联 2019-04-15
  • “可汗探索—2018”维和联演:中国参演官兵出征 2019-04-14
  • 中彩网双色球首页 福建36选7福利彩票开奖查询结果 2019至2019英超积分榜 竞彩篮球让分胜负投注心得 陕西快乐十分遗漏数据爱彩乐 中国福彩双色球开奖 索普的21点算牌术 河南快3攻略 黑龙江十一选五群 双色球红球大小分布图 七乐彩号码预测田野 北京pk10牛牛是 辽宁十一选五玩法 捕鱼达人2破解版无限金币 浙江11选5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