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险企偿付能力2017年“成绩单”:3家不达标 7家被关注 2019-08-21
  • 江苏省级福彩公益金 资助南京7个公益项目 2019-08-20
  • 性格能预测寿命?4种性格有助长寿 2019-08-20
  • 湖州:商墓村“美丽经济”水乡风正劲 2019-08-08
  • 【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这五年,精准扶贫改善了乡村社会治理结构 2019-08-08
  • 新疆旅游推介会亮相北京 2019-07-31
  • 2016中国高校体育竞赛榜Top100 2019-07-27
  • 日本樱岛火山大规模喷发 烟尘高达4700米 2019-07-21
  • 省国资委党委中心组召开理论学习扩大会议 2019-07-21
  • 【专题】打一场扶贫攻坚硬仗 河北在行动 2019-07-18
  • 霍金骨灰安葬伦敦西敏寺大教堂 与牛顿达尔文为邻 2019-07-04
  • 拉萨市第三高级中学举行“四讲四爱”教育实践活动之军民共建协议签订仪式 2019-06-22
  • 微信群,让人又爱又恨 2019-06-19
  • 井冈山交警开展重点车辆严重交通违法行为有奖举报工作 2019-05-29
  • 中央纪委通报88起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 2019-05-26
  • 20选5好运彩 > 其他小说 > 他似心火燎原 > 第258章 感觉不到你
        日子在指缝间流逝,转眼春节临近。

        农历腊月二十二,祝老爹带着恩恩和瞳瞳从都灵飞了过来,狄风则飞去那不勒斯陪伴杉杉。

        左豪去接机的时候,骆心就有些心神不宁。

        蒋二爷知道她在担心什么,所以才寸步不离地守在床边。

        “心心,孩子们除了心疼你,不会有别的什么想法?!彼律暗?。

        “嗯?!甭嫘囊谰缮裆?。

        她心里清楚,恩恩大了,思想成熟了,绝对不会嫌弃妈妈变成了废人。

        可是瞳瞳呢?

        骆心对这个不按章法出牌的孩子没什么把握。

        万一……,万一瞳瞳嫌弃残废妈妈……

        骆心不敢再想下去。

        其实蒋二爷的心里也没有底。

        两人凝神静气地等待着,直到,祝老爹领着两个孩子走进门来。

        简单的寒暄过后,恩恩率先开口。

        “二伯,谢谢您把我妈妈照顾得这么好!”

        情商超高的娃,开口便是道谢,并且用了特别正式的称呼。

        蒋二爷缓眨眼眸,颔首,“好孩子,二伯其实没做什么?!?br />
        恩恩跟着颔首,然后走到床畔,俯身趴在妈妈身边,摸摸她的脸,指间满是心疼。

        “妈,气色还不错,就是眼睛里的神采没有之前活跃了?!毙稳莸貌荒茉僮既妨?。

        骆心的眼眶内登时盈满了泪水。

        “恩恩,妈妈很笨,是不是……”当妈的哽咽问道。

        大男孩坚定地摇了下头,把眼泪给甩飞了一滴,却依然保持着帅气的笑容。

        “我妈才不笨呢,一点都不笨!我妈是一只美丽又善良的小天鹅!”深深吸了一口气,放低嗓音,“妈,你就是太傻了,傻得叫人心疼……”

        骆心便哭出了声儿。

        从自己儿子口中说出这样的话,格外锥心。

        气氛一时之间有点失控。

        蓦地,清脆的声音乍然而起。

        “都不许哭,听见没有?”

        是瞳瞳。

        骆心望向一直站在外公身旁的小妮子,不禁展颜一笑。

        “瞳……”喃唤之后,没有下文。

        孩子松开外公的手,来到床边,一把推开了哥哥,“笨蛋恩哥,走开!来了就只会惹妈妈哭!”

        恩恩一点也不恼,“那你来哄妈妈开心!”

        小妮子的个子不够高,便脱了鞋子爬到床上,盘腿坐在妈妈身边。

        其他人都等着听她说话,她却小手一挥,“你们都走吧,我们女生之间要说点悄悄话!”

        祝老爹和蒋二爷对视一眼,跟恩恩一同出了门。

        单独面对女儿,骆心有一点小紧张。

        “瞳……”又唤了一声。

        小妮子往前凑了凑,伸手摸摸妈妈的脸颊,“妈,咱们不能认输,知道不?”

        骆心怔了怔,真的没想到女儿会这样对她说。

        “妈妈是有点……不够坚强……”她坦白承认。

        瞳瞳窸窸窣窣躺下,搂着她的脖子,对她耳语,“妈,这不怪你,换作是谁,都得软弱一阵子!可是,咱们不能认输!如果真的走不了,咱们就想办法站着!如果站都站不住,咱们就想办法坐着!总之,不可以躺一辈子!”

        骆心使劲儿吸了吸鼻子,“妈妈……对自己没信心……”

        瞳瞳用小鼻子拱了拱她的肩膀,“可是我对妈妈有信心!来时的飞机上,外公讲了好多跟妈妈相关的事情,我觉得妈妈不是个软弱的女人!妈,别信医生的话,也别信任何人的判断,就信你自己!你认为自己行,就豁出一切去努力,结果你就一定是行的!”

        十一岁大的小女孩,能说出这番激励人心的话,很不简单。

        骆心只觉得一股莫名的力量从心头腾起。

        她欣慰地翘起唇角,轻抚女儿的脸蛋儿,“瞳,谢谢你对妈妈的鼓励!”

        孩子“咯咯”笑着,“妈妈,为什么我觉得你现在像个小孩儿,而我更像大人呢?”

        骆心立刻嗔怪地撅嘴,“人家现在心理很脆弱的,不要笑人家好不好?”

        瞳瞳赶紧叮了她的脸颊一口,“喔唷,没笑没笑,谁敢笑我们家小心心??!咱们可是说好了啊,再也不脆弱不气馁了,乖哈!”

        骆心真的被这个懂事的小棉袄给暖到了

        原以为孩子会嫌弃她,结果瞳瞳不止没有,还像个小大人儿似的又是激励又是诱哄,为的就是让她坚强面对现实。

        她不禁抱紧了孩子的小身子,使劲儿点头,“瞳,妈妈答应你,一定会坚强起来!”

        小妮子又亲了亲她,“妈妈,现在我们说第二件事,好不好?”

        “唔,第二件事是什么事?”骆心完全猜不到内容。

        瞳瞳挣脱她的怀抱,往后挪了挪,跟她对视,“来之前,我和哥哥商量过了,不反对你和崇大大在一起,但是……”

        骆心无措地叫了一声,“瞳……”

        孩子抬起手来,轻轻掩住她的口,“妈妈,请你听我说下去。我们不反对你和崇大大在一起,但是,在你恢复健康之前,不可以!至于原因,哥哥的意思是‘事关尊严’,我不太懂;我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这样对崇大大不公平?!?br />
        骆心点头,表示明白女儿的话。

        她的内心是有震撼感的。

        没想到两个尚未成年的孩子居然为她这个当妈的考虑了那么多。

        并且,合情合理,不失公允。

        谁知,瞳瞳接下来的话更叫骆心意外。

        “妈妈,我和哥哥讨论之后,跟外公达成了共识,我们决定把大半年后的秋天作为一个期限。那会儿,距离你发生意外正好一年时间,崇大大也照顾了你一整年。如果那时你的身体没有好转,我们就把你接回都灵去照料;反之,则由你自己决定去留?!?br />
        骆心还是点头,表示同意。

        她知道,祝老爹是相信蒋宇崇的,所以才把她留在了寒城。

        但是两个孩子尤其是恩恩希望妈妈有尊严地生活,而不是被一个无名无份的男人永远照顾下去。

        瞳瞳的出发点则更具有大义,她是不想太亏欠崇大大。

        其实骆心也不愿意一直拖累崇叔。

        不过,她不知道要如何跟他表达孩子们的意愿。

        到了晚上,大家各自回房休息,蒋二爷帮骆心洗漱完毕,自己也去冲了个澡。

        再回到床边,他没有像往常那样上床躺着,而是坐在了椅子上。

        骆心咬着嘴唇,目光有点茫然,斟酌着要如何开口。

        蒋二爷却抢先说道,“祝叔和恩恩已经跟我谈过了,定下了我对你的照顾期限,想必这也是瞳瞳要跟你说的‘悄悄话’?!?br />
        “崇叔……”骆心收回目光,摆弄着手指,“希望你能理解……”

        男人忽然凑到她面前,呢声细语,“所以,我要在之后的大半年时间内,把你变成一个健康的人!”

        骆心认定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崇叔,要么我这次就随他们一起走吧!你照顾了我这么久,也该歇歇了……”

        话一出口,心脏却有些隐痛。

        蒋二爷登时凉声反对,“不可以!既然他们把期限定在了秋天,我们遵守便是!如果……,如果你执意要回都灵,也不是不行,我跟着一起回去,继续照顾你。反正‘蒋氏’现在也没什么太操心的事情,完全可以??毓芾??!?br />
        话已至此,骆心不忍再拂他的好意,“还是不要来回折腾你了。就按照原定计划,我在‘栀园’再住上大半年好了?!?br />
        蒋二爷抿唇点头,转而苦涩地笑笑,“不过……,为免你难做,从今晚起,我就睡在软榻上了。夜里有什么事你只管喊我,我睡觉很轻的?!?br />
        骆心张了张嘴,把挽留的话给咽了下去,只“哦”了一声。

        他是她亡夫的堂兄,是她的二伯哥,两人本就不该睡在一张床上。

        之前那些个日日夜夜,他们已经越矩甚至涉嫌乱了伦常,现在是该借着家人们来探望的机会,彻底“拨乱反正”。

        蒋二爷帮她把被子盖好,便抱着枕头去了软榻那边。

        就在她闭上眼睛酝酿睡意的时候,忽然听见了不同寻常的响动。

        睁眼望过去,只见蒋二爷轻手轻脚地拖着软榻往这边移动。

        “崇叔……”她叫了一声。

        他只是摆手,什么都没说。

        俄而,软榻紧贴着床边被摆放妥当。

        病床较高,软榻矮了许多,感觉稍微有点奇怪。

        蒋二爷躺下之后,骆心是看不到他的。

        “崇叔……”她心里不踏实。

        男人“扑棱”坐起,“怎么了心心?想尿尿吗?”

        骆心摇首,“不想。感觉不到你,有点心慌?!?br />
        蒋二爷忖了忖,爬到床上,揉揉她的发顶,“你先睡,等你睡了我再下去?!?br />
        骆心没有拒绝,听话地阖上了美眸。

        她的睡颜十分恬静,令他痴痴望了好久。

        直到夜深了,这才动作轻柔地回到了软榻上。

        躺下之后,蒋二爷辗转反侧。

        闻不到她的发香,听不清她的呼吸,叫他如何才能入寐。

        翻来覆去折腾良久,始终没有睡意。

        最后,蒋二爷又坐了起来。

        趴在床边,拄着下颌,凝望微光下的小女人。

        看着看着,一片片粉红色的小羽毛开始在心里来来回回地撩动。

        可是,他却惊觉身体一点反应都没有。

        蒋二爷低头瞧了瞧平静如常的某个地方,忽然懊丧地捂住了脑袋。

        禁.欲十几年,他好像已经快要忘了那个事儿是怎么办的了!

        心心若是真的没办法痊愈,还也罢了;可若是她终有恢复健康的那一天,万一他余生有幸追到了她,耳鬓厮磨、云情雨意之际,他会不会已经“不行”了?

        想及此,蒋二爷猛然抬头。

        不行,他得提前试试!
  • 险企偿付能力2017年“成绩单”:3家不达标 7家被关注 2019-08-21
  • 江苏省级福彩公益金 资助南京7个公益项目 2019-08-20
  • 性格能预测寿命?4种性格有助长寿 2019-08-20
  • 湖州:商墓村“美丽经济”水乡风正劲 2019-08-08
  • 【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这五年,精准扶贫改善了乡村社会治理结构 2019-08-08
  • 新疆旅游推介会亮相北京 2019-07-31
  • 2016中国高校体育竞赛榜Top100 2019-07-27
  • 日本樱岛火山大规模喷发 烟尘高达4700米 2019-07-21
  • 省国资委党委中心组召开理论学习扩大会议 2019-07-21
  • 【专题】打一场扶贫攻坚硬仗 河北在行动 2019-07-18
  • 霍金骨灰安葬伦敦西敏寺大教堂 与牛顿达尔文为邻 2019-07-04
  • 拉萨市第三高级中学举行“四讲四爱”教育实践活动之军民共建协议签订仪式 2019-06-22
  • 微信群,让人又爱又恨 2019-06-19
  • 井冈山交警开展重点车辆严重交通违法行为有奖举报工作 2019-05-29
  • 中央纪委通报88起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 2019-05-26
  •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开奖结果 浙江彩票走势图& 快乐时时彩官网 福建36选7走势图 福建36选7第18109期开奖 新浪彩票开奖结果 吉林快三财神计划 福彩3d开奖结果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 最新22选5开奖今天 20192019德甲巡礼 玩转21点国语高清 湖北11选5有作弊没有 新疆11选5走势图360 乐九娱乐城二八杠赌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