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尘暴席卷火星 “机遇”号休眠失联 2019-04-15
  • “可汗探索—2018”维和联演:中国参演官兵出征 2019-04-14
  • Siri被小米小爱同学完虐 苹果发飙:疯狂招人补足短板 2019-04-07
  • 雷军的公开信,小米的三板斧 2019-04-07
  • 国家土地不计价到计价不是经济收入的增加,是土地使用权其使用年限的失去如外资在使用我们的土地获益。 2019-04-01
  • 足球只不过是个娱乐项目,吃饭赚钱才是安身立命必须要做的,不要跟着那些戏子瞎起哄。 2019-04-01
  • 海南省发布2018年度高层次人才需求目录 2019-03-19
  • 上海合作组织在京举行2018迎新招待会 2019-03-19
  • 就自然向前、风水神话的政治水平,逻辑思维能力,只能表现为一个邹够形象 2018-12-04
  • 20选5好运彩 > 现代言情 > 总裁追妻霸道宠 > 第七百六十二章 得知真相崩溃
        “既然我不是纪家的人,那为何纪家没有一个人发现呢?为何爷爷还一直视我为亲孙子呢?”纪慕辰心里有太多的疑问,满目的愁容尽显出来。

        苏沐霖怔怔的看着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毕竟这个消息,对于她也是非常震撼的。

        “姐姐,你刚刚说的可都是真的?”

        这时,门口响起萧茵茵的声音,带着些哭腔。

        江雪浑身一颤,慢慢的转过头来,很是愧疚的对她道:“茵茵妹妹,我,是我对不起你?!?br />
        “这都是真的吗?姐姐,”萧茵茵抬脚走了进来,看着面前身形高挑的纪慕辰,眼里有一闪而过的惊喜,“你,你是我儿子?”

        纪慕辰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眼里有种迷茫,他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不,我是纪家的人,我是纪家的人?!?br />
        接着,他绕过萧茵茵,冲出了大门。

        “慕辰,”苏沐霖喊了一声,也跟着追了出去。

        “慕辰,儿子,”萧茵茵看着跑出去的纪慕辰,唇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

        “茵茵妹妹,我对不起你,当年我被猪油蒙了心,会做出那样的事,我···”江雪低下头,不敢看她,脸上满是愧疚。

        “原来慕辰是我的儿子,他是我的儿子?!毕粢鹨鹕袂榛秀?,喃喃的念叨着。

        “茵茵妹妹,”江雪上前一步,轻轻的叫了声,

        “姐姐,”萧茵茵回头看着她,眼里有泪光闪烁,“我该谢谢你,我的儿子如今这么有出息,成为了纪氏集团的继承人。若真的是萧儿,心中充满了仇恨,那我才是最最痛苦和担忧的?!?br />
        “茵茵妹妹,你真的不怪我?”江雪诧异看着她,

        “我知道当年的事,苏庆威他背着你,和我···,也是我对不起你的,姐姐。所以我理解你的心情···”

        “别说了,妹妹,谢谢,谢谢你不怪我?!苯┘ざ灰?,眼眸里的泪一下子奔涌出来。

        ······

        “纪慕辰,纪慕辰,你要跑去哪?”苏沐霖紧跟着他,叫喊道。

        纪慕辰面无表情,坐上了车,在发动车的时候,苏沐霖也跟着坐了进来,她担忧看着他,“纪慕辰,你不要想不开?!?br />
        她知道这个消息对于他来说,是个令人震撼却又无比伤心的。

        一下子让他失去了纪慕辰这个身份,一下子否定了他纪氏继承人的身份,一下子······

        这种心情就如她当时听到自己不是苏庆威的女儿,而父亲是另有其人时,是一样的。

        只是,他现在的心情应该比她那时候还要痛吧!

        纪慕辰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而是径直发动引擎,把车给开动起来。

        他开得飞快,像条利剑般冲了出去,在崎岖的山路上形成一条弧线。

        苏沐霖静静的坐在旁边,微微侧目看着他,“纪慕辰,我知道这个消息对你来说打击很大,但事实就是事实,我萧姨她性格好,人又善良,做你的母亲有什么不好的?”

        听她这么说,纪慕辰敛眉紧锁,脚下的油门踩的更深,

        车速更加快了起来···

        “??!”苏沐霖吓得大叫,立刻伸手拉住了头顶上的拉杆,紧紧的抓着,“纪慕辰,你不要想不开啊,路还很长,世界还是美好的?!?br />
        纪慕辰紧紧敛起的眉,稍稍舒展开来,

        微微侧目看了她一眼,唇角扯起一抹无语的笑容。

        很快,

        车子在行驶过山路,马路后,来到了一块墓园,停下。

        苏沐霖记得这块墓园,当时她陪他来过。

        纪慕辰径直走向墓园中一块显目的墓碑前,脚步停下,神情忧郁的蹲了下来,

        他颤抖着伸出手,抚了抚那墓碑上的相片,声音低沉道:“妈,为何我不是纪家的人?为何你不是我的母亲?为何纪家的人没有一个人告诉我真相?为什么?为什么我活了二十年的身份是个假的?为什么?”

        苏沐霖赶了过来,看他在墓碑前痛苦流涕,

        她静静的站在背后,没有挪步。

        她知道他此刻的心情,也许痛苦过后就会好的吧!

        ······

        纪慕辰神情恍惚的坐了下来,脸上有淡淡的愁容,他一脸茫然的看着前方,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对苏沐霖说话,

        “我从小到大都是以纪少爷的身份自居,从小也是被爷爷捧在手心里,完全就是个小少爷,是个高高在上的小皇帝。

        那时候,爷爷对我异常的宠爱,我只要想吃什么或是想要什么,他都会尽可能的满足我?!?br />
        苏沐霖也在他身旁坐了下来,回应道:“嗯,爷爷真的很疼爱你??!”

        “呵呵,可我却不是这个身份,我不姓纪,我不姓纪?!奔湍匠接痔诘卣玖似鹄?,几乎咆哮。

        “慕辰,我知道你现在接受不了,但不姓纪有什么不好呢?萧姨她······”

        “你不要跟我提她们,”纪慕辰猛地回过头来对她吼道,“我现在才知道,原来我只是个被人抛弃的孩子,是个没人要的孩子?!?br />
        “不是没人要,是,是···”苏沐霖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了,难道要她说,是她母亲当年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狠心把他给抛弃了吗?

        “是什么?是被你母亲失手抛弃了?”纪慕辰朝她走过来,双手紧紧抓着她的胳膊,大声质问道。

        “我,是我母亲对不起你?!?br />
        苏沐霖低垂了眸子,不敢与他对视。

        一种无名之火从心中奔涌出来,纪慕辰弯下腰来,把她一下子扛在了肩上。

        “纪慕辰,你要干什么?”

        苏沐霖有一瞬的恍惚,看着慢慢移动的地面,她大声问道。

        纪慕辰没有说话,大步朝不远处加长版的林肯车走去。

        打开后车座的门,一下把苏沐霖给仍了进去。

        苏沐霖还未从眩晕中反应过来,纪慕辰那高大的身躯便压了上来,把苏沐霖柔软的身躯丨压在底下。

        “纪慕辰,你···”

        苏沐霖有些慌乱,瞪大着双眼看着他,

        纪慕辰眼角的火光很盛,松了松衣襟,露出健硕的胸膛,俯身压了下去······
  • 尘暴席卷火星 “机遇”号休眠失联 2019-04-15
  • “可汗探索—2018”维和联演:中国参演官兵出征 2019-04-14
  • Siri被小米小爱同学完虐 苹果发飙:疯狂招人补足短板 2019-04-07
  • 雷军的公开信,小米的三板斧 2019-04-07
  • 国家土地不计价到计价不是经济收入的增加,是土地使用权其使用年限的失去如外资在使用我们的土地获益。 2019-04-01
  • 足球只不过是个娱乐项目,吃饭赚钱才是安身立命必须要做的,不要跟着那些戏子瞎起哄。 2019-04-01
  • 海南省发布2018年度高层次人才需求目录 2019-03-19
  • 上海合作组织在京举行2018迎新招待会 2019-03-19
  • 就自然向前、风水神话的政治水平,逻辑思维能力,只能表现为一个邹够形象 2018-1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