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自然向前、风水神话的政治水平,逻辑思维能力,只能表现为一个邹够形象 2018-12-04
  • 20选5好运彩 > 现代言情 > 总裁蜜宠百分百 > 184 我也会陪葬的!
        苏小小觉得自己罪恶感深重,却又无法代替顾尽霆受苦。

        她抱着自己的右臂,是为了拉苏汝晴上来害得脱臼的胳膊,想想自己微不足道的疼痛,又想想顾尽霆那撕心裂肺的痛。

        她终于在这一刻,感觉到后悔,后悔救苏汝晴上来。

        要是她没有救苏汝晴,最多算是自卫过度的过失杀人,可是救了苏汝晴,坚持了自己拿荒谬可笑的原则,却害得大叔受了这么严重的伤。

        她就是个笨蛋,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坏人,恶心透顶了,她怎么就害了大叔。

        她从来没能?;ず米约?,还总是害得大叔担心。

        在这份爱里,她总是被给予的一方,被?;?,被深爱,却无能为力为顾尽霆付出分分毫毫。

        这份爱,很不公平。

        顾尽霆睡了三天,苏小小在他房门外守了一天一夜,她乖乖吃饭,乖乖喝水,她没有权利伤害自己,她的命都是大叔费心费力救回来的,她没权利折磨自己。

        顾尽霆醒的时候,她在病房门口看到他轻轻的睁开了双眼,她逃避性的跑了,去找来了医生,给他检查身体,她却不敢进去。

        医生做了最基本的生理检查,跟顾尽霆说了最坏的预期,半个月内他的手要是还没有知觉,就必须做截肢处理,不然很可能集体坏死导致全身血液病变。

        反正苏小小在门外听着这样的消息,很难过,很伤心,她的毫发无损,是被大叔精心?;ず玫?,但是大叔却……

        可是听到这么不好的消息,顾尽霆却只是点了点头,便让医生出去了,他微微抿着薄唇的样子,既性感又凉薄,苏小小站在门口,始终没有进去。

        在顾尽霆偶尔瞥来一两点目光的时候,她也是慌乱的躲开,她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大叔。

        她觉得自己带个大叔的,只有伤害,而且……她曾经还质疑过大叔对她的真诚。

        过了一会儿,苏诺过来了,看到门口的苏小小,不由得纳闷,“刚刚医生说老板醒了?”

        他以为,老板醒了苏小小会一直陪着老板,她怎么会在门口站着?

        “他醒了……”苏小小低着头,尴尬的回了一句。

        苏诺透过病房门的玻璃窗看向里面,看到老板睁的眼,便敲了门。

        顾尽霆垂眸看了一眼,不可察觉的,他似乎在看到门口是苏诺的时候,有那么一瞬的失望,却还是点了头。

        苏诺便进去了。

        苏小小一直紧张着,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进去,她确实是犯了错的孩子,她太过自信,她以为自己的深情会让苏汝晴放手,至少不会杀了她,可是她太高估了自己在苏汝晴的心里的地位,所以才导致这样的结果。

        她好怕,怕大叔真的要截肢,怕大叔因为自己而痛苦,怕自己还不了大叔的这份深情这份恩情……

        过了一会儿,苏诺出来了,侧头看着站在墙边一直搅着衣服的苏小小,叹了口气,“哎,老板说饿了,他现在这样能吃什么?我还跌去问医生……他这胳膊也不好用,难不成我要喂他?算了,我还是打电话让管家做些饭送来好了!”

        他说着,便往医生的办公室走了,似乎是自言自语,可是苏小小却听的明明白白,她突然觉得自己很不称职,作为一个女朋友,她没在大叔昏迷的时候给他准备好能吃的东西,而是站在这里发呆,真是太过分了。

        大叔是不是很饿……

        她探着脑袋偷偷看顾尽霆,看到顾尽霆蹙眉努力想要移动胳膊的样子,就特别的心疼。

        他右手握着左手,努力往上抬,苏小小心头一阵慌,急忙推门进去了,“你不要乱动,你胳膊做了好几次手术,你会把伤口撑开的……”她紧张的说着,过去握住了他缠着满满的绷带,仅仅露出的几根手指。

        顾尽霆的眉心终于舒展开来,“我渴!”他轻声开口。

        听到他的声音,心里有种暖暖的感觉,苏小小一个劲的点头,给顾尽霆到了一杯水。

        她越来越觉得自己过分,而且还矫情,在顾尽霆最需要自己照顾的时候,她躲在外面别别扭扭的,大叔渴了饿了,她都没有考虑过,真的是好过分。

        这么想着,她竟是一时没绷住,眼泪不争气的往下落。

        握着水杯的手都在抖。

        但是她还是小心翼翼的将水杯递到顾尽霆嘴边,顾尽霆本是下意识的接住水杯,最后右手还是放下了,让苏小小喂自己。

        看着小家伙落泪的样子,不心疼是不可能的,她长长的睫毛被泪水沾湿,像是天使的翅膀一般的好看,可是即使她落泪的样子很迷人,顾尽霆也不想她哭,不高兴才会哭,他不希望她不开心。

        喝了水,他抬起右手轻轻擦掉苏小小眼睫的泪痕,“我还没死,你就哭上了?”

        他这话有些气人,苏小小皱了皱眉头,“你不会死的……”就算你死,我也会陪葬的……

        她后一句话在心里暗暗地想着,没敢说出来。

        不是怕死,只是觉得自己可能配不上陪葬,但是如果顾尽霆真的出了什么意外,她会去寻他的,真的。

        “嗯,还想着和小狐狸风花雪月,怎么会那么早就死!”顾尽霆点了点苏小小的鼻尖,柔声说着,“熬夜了?黑眼圈都出来了,你看你,邋遢的样子,不怕我嫌弃吗,明明什么都做不了,为什么不好好休息,不知道我会心疼……”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唠叨?

        他为什么可以用这般听上去嫌弃的语气来关心她,是怕她心里有愧疚吧?愧疚他的深情她无以回报?

        苏小小站了起来,弯腰吻上顾尽霆的唇,主动的她像是个小小的女王,在属于他们两个人的世界里占了主导权。

        顾尽霆微微顿住,似是没想到小家伙会有如此盛情,微微勾唇,还没来得及回应,小狐狸便用他教她的技巧给他提示,他抬起右手,按住小狐狸的后脑,彼此难舍难分。

        苏诺推着早就安排好的营养师准备的术后餐过来后,看到两个人那火热的模样,不由得一愣,刚刚不还不敢进去,怎么他走了一会儿,这就缠起来了?

        额,看来老板要谢谢他喽,要不是自己对小姐有意无意的说的那一番话,小姐也不会进去吧?

        他得意的想着,其实都是自作多情,明明刚刚是顾尽霆想动胳膊,才让苏小小紧张的跑进去的。

        跟他有什么关系,哎,就受不了有的人戏太多,容易自作多情的呦!

        苏诺在门口等了会儿,寻思等两个人亲完了再敲门,本着非礼勿视的态度,他一直盯着走廊,过了大约三分钟,他探头往里看了一眼,我去,怎么抱上了……

        小姐居然半个人快趴到床了,哎呀呀,他再不敲门,兴许两个人就火热的那个啥了,我去,老板,你有没有意识到自己有条胳膊是废的呀!
  • 就自然向前、风水神话的政治水平,逻辑思维能力,只能表现为一个邹够形象 2018-1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