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自然向前、风水神话的政治水平,逻辑思维能力,只能表现为一个邹够形象 2018-12-04
  •     初筝坐在雕花大床上,四周摆设都透着古韵,清幽的香气在房间袅绕。

        她有些头疼的揉着眉心。

        总觉得不太舒服……

        好像忘了什么。

        【小姐姐需要查看前面位面的记忆吗?】王者号提醒。

        初筝想了想:“算了,麻烦?!?br />
        【……】

        “小姐,小姐……”小丫头风风火火的跑进来,见初筝还坐在床上,小丫头顿时急了:“不好了,我刚才听见王妃说,进宫名额变成小姐了?!?br />
        初筝:“……”

        进攻什么?

        打架吗?

        我不行呀,我才过来!

        小丫头急得快哭了:“这可怎么办,我听说宫里那位可凶了,上次有两位不知怎么说错话,当场就没了命。小姐,咱们王爷才刚走,您就这样被欺负,王妃太过分了!”

        初筝:“……”

        王爷?

        宫里?

        这是古代……

        “你别哭了?!笨薜梦彝诽?。

        小丫头哭得更厉害,哽咽道:“小姐,咱们现在是墙倒众人推,平日里那些人攀附的权贵们,现在都恨不得将咱们踩到泥里去,还有后面的那些个……我难受呀?!?br />
        “嗯,我也难受?!背吵车猛诽?。

        小丫头难过不已,泣不成声:“这名额本该是东院的那个去,怎么现在就成了小姐?!?br />
        “……”

        “小姐,这可怎么办??!”

        “……”听不懂,凉拌吧。

        好吵。

        做掉!

        小丫头只顾着哭,压根就没注意到,她家小姐此时面无表情的样子。

        -

        原主姓程。

        原主的父亲曾和先帝一起打过江山。

        还救过先帝无数次。

        这是过命的交情。

        先帝也十分倚重原主父亲。

        其后原主父亲又帮先帝铲除叛党。

        江山稳固后,原主父亲被封为成王,是本朝唯一的异姓王,和先帝的那些兄弟享同等待遇。

        甚至那些王爷都得给成王几分面子。

        他们说的话,可没有成王的话有分量。

        先帝临终前,将江山交给成王。

        当今圣上登基后,开始两年兢兢业业,虽没有做出特别大的贡献,但也算是勤政爱民,做好一个皇帝。

        可就在皇帝微服私访回来后,一切就变了。

        皇帝不但疑神疑鬼,总觉得有人要害他。

        还日渐沉迷长生不老之术,全天下寻找奇能异士长生之法。

        脾气一日比一日暴躁,谁招惹他都没好下场。

        成王有先帝临终嘱托,尽职的劝谏。

        皇帝是帝王,他自然不想让人管着。

        成王几次惹怒皇帝,要不是成王有免死金牌,估计皇帝早把他砍了。

        砍不了成王,皇帝就开始寻找别的办法。

        成王年轻的时候受过伤,年迈身体越发不好,最后活活被皇帝给气死了。

        成王死后,偌大的成王府便只剩下女眷和仆从。

        皇帝则继续做他的荒唐帝王。

        原主母亲早逝,现任王妃是从妾抬上来的,十分不喜原主,成王过世后,原主在府里的日子凄惨。

        原主有一个喜欢的人,而且长辈已经给他们定下婚事。

        可惜成王突然没了,婚事也再也无人提及。

        原主在府中过得不算如意,也苦苦撑着,期待自己喜欢的人,在她及笄后,能八抬大轿将她迎娶回去。

        可惜。

        她没有等到花轿。

        有一天皇帝不知哪根筋不对,非得让朝臣家适龄的千金进宫。

        宫里有个规矩。

        若是有类似这样的旨意下达,只有母亲在主位的千金们有资格进宫。

        因为只有这样,才表示这个人是个有福之人,不会给宫里带去晦气。

        原主虽然名义上是嫡长千金,可她母亲过世,已经不适合进宫。

        因此这个名额,理应是如今她的妹妹,现任成王妃的女儿,程筱合适。

        然现任王妃花了点银钱打点,名册上的名字,写上了原主。

        这道旨意什么意思没人清楚。

        进去后还能不能出来也没人清楚。

        原主想着自己有婚约,只要对方进宫禀明,皇帝即便再昏庸,也会顾念几分。

        然而当她去找自己婚约对象的时候,却见对方亲密的抱着她妹妹。

        这个画面让原主不知所措。

        最后她还是代替本该进宫的妹妹被送进宫里。

        皇帝见她姿色上乘,又是成王之女,想到成王之前的行为,存了折辱之意,当晚就留下她。

        原主只是一个弱女子,没有父亲的庇佑,皇帝要做什么,她根本反抗不了。

        皇帝日日临幸,所有人都以为原主得宠了。

        可约莫过了半个月,原主被一顶小轿送出宫,没有赏赐,也没有任何旨意。

        然而谁都清楚,原主被皇帝临幸过。

        现在是被皇帝厌弃,连个位份都不肯给她。

        被送出来后,还能有活路吗?

        外界的闲言碎语,府中人的欺凌,使得原主郁郁寡欢。

        在原主准备寻死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怀了身孕。

        她只被皇帝临幸过。

        这个孩子是谁的不言而喻。

        皇帝一直没有子嗣,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只要原主有孕的消息传到宫里,定然会母凭子贵。

        原主的妹妹程筱不知从哪儿听到这个消息。

        她怕原主进宫,母凭子贵,压自己一头,联合她母亲,一起给原主强行灌下落胎药。

        待宫里来人后,联合全府污蔑她,和别人有染,不守妇道,那个孩子也不是皇帝的,她怕被查出来,自己喝了落胎药。

        当时原主刚落胎,身体异常虚弱,压根没法为自己辩解。

        皇帝听闻此事,勃然大怒,一杯毒酒赐死,死后还受鞭刑。

        初筝揉了揉眉心。

        好惨啊。

        这个要怎么逆袭?

        当皇帝吗?

        皇位可以花钱买吗?

        果然还是做掉容易??!

        初筝从床上下来,刚才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小丫头,已经被她赶了出去。

        房间摆设简单,在初筝的记忆中,这不是原主的房间。

        是成王去世后,成王妃将她赶到这里来的。

        初筝走到铜镜前,模糊的铜镜倒影出一个纤细的身影。

        女孩儿未施粉黛,巴掌大小的鹅蛋脸,五官虽然精致,但脸色憔悴,唇上半点血色也无。

        眉宇间还带着稚气,虽未完全张开,却也可以看出是个美人胚子。
  • 就自然向前、风水神话的政治水平,逻辑思维能力,只能表现为一个邹够形象 2018-1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