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尘暴席卷火星 “机遇”号休眠失联 2019-04-15
  • “可汗探索—2018”维和联演:中国参演官兵出征 2019-04-14
  • Siri被小米小爱同学完虐 苹果发飙:疯狂招人补足短板 2019-04-07
  • 雷军的公开信,小米的三板斧 2019-04-07
  • 国家土地不计价到计价不是经济收入的增加,是土地使用权其使用年限的失去如外资在使用我们的土地获益。 2019-04-01
  • 足球只不过是个娱乐项目,吃饭赚钱才是安身立命必须要做的,不要跟着那些戏子瞎起哄。 2019-04-01
  • 海南省发布2018年度高层次人才需求目录 2019-03-19
  • 上海合作组织在京举行2018迎新招待会 2019-03-19
  • 就自然向前、风水神话的政治水平,逻辑思维能力,只能表现为一个邹够形象 2018-12-04
  •     护士小姐姐惊呆了,她在这家医院工作好几年了,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一位说话豪放的女同事?

        “我还有事,你继续忙?!?br />
        合同已经到手,吴速不想再墨迹,走过去将石化在门口的护士姐姐扒拉到一边开门走了。

        从病房里出来吴速快步走向了楼梯间,楼梯间的储物室里放着他的衣物,守在楼梯间的小兄弟见他出来迎上来低声说,“怎么样大哥?到手了?”

        吴速点头,迅速闪人进去换衣服。

        小护士走到朱礼的病床边,越发觉得事情不对劲,仔细看朱礼一脸的新伤,且他的表情很复杂,脸色憋的通红,似乎在极力的隐忍着什么。

        “你怎么了?”

        面对护士的询问,朱礼欲言又止,垂着头一直叹气,护士扭身追出了病房,早已看不到刚刚那个大个子“护士”的身影。

        护士又折身跑进来问朱礼,“你这脸上的伤真的是刚刚出去的那个护士给打的?我看她不像是我们医院的护士,你该不会是上当受骗了吧?用不用我帮你报警?”

        朱礼摇头,脸色黑的像锅底,他儿子还在人家手上,报警?除非他唯一的儿子不想要了!

        股权丢了,儿子还在别人手里攥着,他心情已经烦闷到了极点,这会儿听见护士的声音就像听到了唐僧的紧箍咒一样头疼。

        他朝着护士挥挥手没好气的说,“出去出去!滚!”

        “...”

        好心好意的反而被骂了,护士气的也没给他例行检查,转身低哼着离开,“怪不得被人打!活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

        夜色降临。

        后海酒吧里灯影交错,舞台上跳钢管舞的女人不断冲吴速抛媚眼,章程嘿嘿一笑,和吴速干了一杯啤酒后凑过来在吴速耳边说,“速哥,台上那妞身材很正啊,要不要叫她下来陪陪你???”

        吴速朝台上穿着很清凉的女人眯了一眼,果然看见那女人含情脉脉的冲他抛媚眼。

        他歪着唇问章程,“诶,老子帅不帅?”

        “嗯?!闭鲁瘫砬楹苋险娴呐淖怕砥ㄋ?,“好多女人喜欢你这种的?!?br />
        “我这种的?”吴速仰头又灌了一杯啤酒侧眸问他,“我这种是哪种的?”

        “就是...”章程抬手冲钢管舞女郎贱笑着摆摆手,还一脸坏笑的吹了个口哨。钢管舞女郎则回了他一个飞吻,章程两道浓眉一挑一挑的愉快的笑道,“表哥,你要是不玩,这个今天晚上给我玩儿吧?在京都还没开荤呢?!?br />
        吴速朝他后脑勺拍了一巴掌继续刚才的话题,“你还没说呢?我这种是什么样儿的?女人喜欢我什么?”

        “哎呦...”章程揉了揉被打痛的头皱眉说道,“一看你就是个儿大活儿好又持久的,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对,行走的荷尔蒙!性需求大的女人老远就能闻到你身上散发的浓烈的荷尔蒙的气味,所以对你是飞蛾扑火...”

        “滚他妈蛋!”

        吴速一脚踹在章程所坐的凳子腿儿上,凳子猛的一斜,章程摔了个狗吃屎。

        趴在地上的章程第一反应就是瞅瞅台上跳钢管舞的妹子有没有发现他的囧态,一抬头,那女的正瞅着他们这边露出一个勾人的媚笑。

        章程迅速从地上爬起来,心情有点儿小郁闷的趴在吴速的耳边抱怨,“表哥你干什么?你这么一踹,这不是让我在女人面前丢份儿吗?”

        吴速闷闷的,没什么精神的往嘴里扔了几颗花生米嚼着。

        看他这副丢了魂的样子,章程也不敢再说废话了,两人碰杯喝酒,一时间没了言语上的交流,吴速想着自己的心事,章程想着台上的女人。

        又一杯酒下肚,再转过头去发现台上跳舞的人换了,这个远没有刚才那女人有料。

        章程有点儿失望的在人群中寻找那舞娘的影子,意外的发现,她正朝着她们走来。

        一眨眼,她已经坐在了他和吴速中间,“两位帅哥,光喝酒多没意思???我们来玩个游戏好吗?”

        嘴上说的是两位帅哥,可她眼里看的却只有吴速一人,吴速喝的有点儿多,一双醉眼迷离的看着她问,“我帅不帅?”

        女人捂嘴娇笑,一双眼睛好似带着钩子,恨不得将吴速牢牢的勾住。

        “帅!当然帅了!今晚这里所有的男人都没有你帅!哪个女人会不喜欢你这样的男人呢?”

        女人听吴速这么问,胆子大了些,单手搭在吴速的大腿上,一寸一寸的像他的大腿根儿处挪去...

        章程一看这女人是奔着他表哥去的,他叹息一声独自喝酒,还不承认自己是荷尔蒙分泌过剩?兄弟们一起出来玩儿,只要是他表哥在场,姑娘们哪个不是奔着他去?

        看在他最近辛苦的份上,这妞让给他了。

        只是他才一眼没注意,旁边这妞儿怎么就杀猪般叫上了?

        章程疑惑的一看,吴速正捏着那妹子的手腕,目光凶恶的吼她,“你他妈放屁!你敢骗我?活腻了是不是?”

        “表哥?这是怎么了?”章程凑过来低声的劝,“差不多得了,不过就是个娘们!就算有什么说的不对的你也犯不着生气???轰走不就完了!”

        那女人痛的斜着身子,眼泪落下来,“我没说什么??!我说他长的帅,是女人就会喜欢,我说错了吗?”

        章程撇撇嘴叹气,“...”

        你还真说错了,还真有女人不喜欢!

        宽敞大路你不走,偏偏去踩雷,活该不是?

        酒吧的经理发现这里的情况连忙走过来弓身道歉,“不好意思两位先生,乐乐是不是惹二位生气了?可能中间是有什么误会吧,我们乐乐性格很温和听话,从来没有和顾客产生过什么不愉快...”

        什么?章程看了眼这个舞女,她叫乐乐?章程默默的搓了把脸,好吧,要怪就怪她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居然遇上了他表哥,遇上就遇上了,还非要过来勾搭,最重要的是,她居然叫乐乐?

        “乐”这个字,最近他们都不敢在吴速的面前提起,一提这个字他就会各种抽风...

        “乐乐?”吴速的双眉之间堆起了一座高耸的小山,他捏着那个舞女的手使了狠劲儿。

        那女人痛的冷汗直流,她痛的尖叫着,“放手,放开我!”

        这一桌的喧闹引起了其他桌的关注,但大家也只是朝这边看看,没人真的过来劝架,看吴速的样子就知道这人不好惹,大家晚上出来放松的,谁也不想惹一身骚回去。

        “谁准你叫乐乐的?”吴速双目狠厉的瞪着她,“马上改名字!”

        不明就里的经理还卖力的陪着笑脸解释,“这位先生您别激动,您不喜欢乐乐就放她走就可以了,您这是干什么?名字只是一个代号而已,再说,乐乐的名字是她爸妈给起的,怎么能您说不喜欢就改了?”

        “不改是吗?”吴速的双目猛的一眯,章程见状赶紧别过头去不忍看。

        章程刚转过身去,就听身后“咔嚓”一声脆响,听见响声后章程转过身看,吴速将那个舞女推到地上倨傲的冷声说,“不改名字,可以。那就断了你的手,让你以后不能出来跳这种舞?!?br />
        吴速眼神嫌弃的抽了纸巾擦了擦自己的手,拿起挂在椅子上的外套仰着头向外走。

        那舞女坐在地上将那只角度诡异弯曲的手放到眼前看,又惊又痛的蹬着腿哭了起来,“我手!我的手!我手断了以后怎么办??!”

        经理弯腰目露惊色的问她,“刚才那人是你男人吗?你出来跳舞他不乐意?所以才掰断你的手?”

        真能瞎联想!章程不厚道的偷笑,他表哥就是憋久了,内分泌失调了,随便找个借口发泄一下而已。

        舞女崩溃的大叫,“神经病??!谁认识他??!你还不快叫保安把他拦??!”

        章程拿了衣服才溜了几步,忽听后面的经理大喊,“抓住那两人!”

        他这一声喊,呼啦出来十来个身强体壮的保安,他们往门口那儿一站,将两人宽的门口堵了个水泄不通。

        章程笑着走到吴速身侧,“今晚不能在妹子身上快活,拿几个大汉练练手也挺痛快哈?”

        “哪儿他妈那么多废话!”吴速活动了活动手脚冷声说,“前边这八个交给我,后面那两个归你?!?br />
        “...嗯?!辈鸥礁?,未免小气了点儿!

        事实上吴速将前面八个都打趴下了,去外面把车开到门口时,章程才大步从里面摇了出来。

        坐上车,章程扭头看了眼缩头缩脑从里面出来的经理,他正冲着这辆汽车的尾部指指点点。

        章程转过头来呵呵一笑,“那二B记咱们车牌号报警呢,记吧,反正车是租的,租车用的身份证是假的,哈哈哈哈...”

        吴速把车丢在一个窄胡同里,他在胡同里小便的功夫,章程撬了旁边一辆车的车锁,将车上的行车记录仪扯下来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用万能钥匙发动着了车。

        吴速拉开车门上来,就听章程问,“表哥咱去哪儿?”

        “去看守所?!蔽馑俚屯芬Я艘恢а掏嶙磐返阕帕?,打火机的火光映红了他冷冽的侧脸,火熄了,听他声音沙哑的说,“我想去看看我的老婆孩子?!?/div>
  • 尘暴席卷火星 “机遇”号休眠失联 2019-04-15
  • “可汗探索—2018”维和联演:中国参演官兵出征 2019-04-14
  • Siri被小米小爱同学完虐 苹果发飙:疯狂招人补足短板 2019-04-07
  • 雷军的公开信,小米的三板斧 2019-04-07
  • 国家土地不计价到计价不是经济收入的增加,是土地使用权其使用年限的失去如外资在使用我们的土地获益。 2019-04-01
  • 足球只不过是个娱乐项目,吃饭赚钱才是安身立命必须要做的,不要跟着那些戏子瞎起哄。 2019-04-01
  • 海南省发布2018年度高层次人才需求目录 2019-03-19
  • 上海合作组织在京举行2018迎新招待会 2019-03-19
  • 就自然向前、风水神话的政治水平,逻辑思维能力,只能表现为一个邹够形象 2018-1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