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自然向前、风水神话的政治水平,逻辑思维能力,只能表现为一个邹够形象 2018-12-04
  • 20选5好运彩 > 古代言情 > 邪尊嗜宠:医妃哪里逃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假流民
        纵然心下不乐意,却还是要回叶府的。

        明月点了灯,看见叶楚汐回来分外高兴:“今天跟着易老先生学了针灸,易老先生夸我聪明还送了一套针给我?!?br />
        “瞧你这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在易老先生那里呆着不好么?怎么回来了?”叶楚汐打了盆水擦了擦脸。

        “我这不是怕你回来孤单么?!泵髟虑套抛?,眼角呆着皎洁的笑,“小姐难道你不要我了么?”

        “行了,别贫了,今天一天有些乏了,睡觉去吧?!币冻虻ナ帐傲艘幌卤蝗炀退铝?。

        叶增给的几个丫鬟都被她赶走了,这些人过来可不是伺候人的,看着糟心。

        天刚亮叶楚汐就听到外头有吵吵闹闹的声音。

        “你们干什么???”紧接着就听到明月的怒斥声。那边吵闹的声音更大了。

        叶楚汐换好衣服打开门,入目的就是叶岚带着一群丫鬟婆子来了,他们身后似乎还有一个人。

        “这么大清早的,你来干什么?”叶楚汐脾气可不好,这一大早的扰人清梦。

        叶岚还没开口她身后的丫鬟立刻上前道:“大小姐这般可是不孝之举,夫人来了不请安就罢了,直接叫你,这是什么态度?”

        “只怕是还没去过教养嬷嬷拿了,也难怪了,就是个有娘生没娘养的?!绷硪桓鲅诀叽钋恍α艘簧?。

        明月就要上前说,却被叶楚汐拦住。

        她淡定走到两个丫鬟面前,“啪!啪!”两巴掌清脆入耳,这两个丫鬟都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打的偏了脑袋。

        过了一阵子,疼痛才传来。

        “叶楚汐,你……”叶岚顿时怒道,却被叶楚汐的一个眼神吓得不敢说话。

        好可怕的眼神。

        两个丫鬟都颤抖了一下,顿时就不敢说话了。

        “主子还没有说话,你们两个丫鬟就开始比比叨叨的,谁给你们这么大的勇气?有娘生没娘养?我记得我是你养大的吧?!币冻叩揭夺暗拿媲?,“她们说的可是你死了,我帮你教训不会说话的下人,你不是应该感谢我么?”

        “哼,不和你说这些没有意义的话题,这次我过来,也是让你看看一个人?!币夺昂笸艘徊奖3趾鸵冻木嗬?。

        她身后的两个婆子立刻把人给带了上来。

        这是一个蓬头垢面的流民,抬起头脸上黑乎乎的都看不清楚人的长相。

        “一个流民罢了,不知道你叫我看什么?!币冻沉艘谎垡夺?,看来是有什么麻烦要找上门了,不巧,她最不怕麻烦了。

        叶岚呵的笑了:“你倒是死鸭子嘴硬,这流民说和你有苟且,而且手上还有你的私密物件?!?br />
        顿时周围凑热闹的八卦下人都倒吸一口冷气。

        私通可是要浸猪笼的,况且这人还是个流民,看着脏死了,难道大小姐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癖好么?

        叶楚汐面色一沉,早就猜到会是这些龌龊的手段。

        “不,这个人我认识,他上次还说手上有你的私密物件,怎么转口变成我了?”叶楚汐走到这个流民的面前,眼神微凝,这人走路见有力的很,脚步扎实,根本就不是流民,而且眼神也算是有灵气。

        不同流民的木讷和死气。

        “而且这人根本就不是流民,而是那街上的流氓,怎么,你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人带回来了?”叶楚汐用帕子擦了擦手。

        “楚汐啊,你可不要过了一夜就翻脸不认人了啊,你说你喜欢我的,这可是你给我的东西,你说我要是有困难了可以来找你的,你不能丢下我不管??!”这人得了叶岚的一个眼神,立刻上前想要抱住叶楚汐的腿。

        “什么狗东西都可以来咬我了?”叶楚汐一脚就将人踢出三米开外,顿时一口血吐出来。

        下人忌惮的想后撤了两步。

        “你还不想承认,这里都有你的私密物件儿?!彼底潘湍贸隽艘桓雠磷?,上头绣的可不就是一个汐字。

        素白的帕子上,右下角一个粉色的汐字亮眼夺目,明月顿时脸都僵住了,焦急的看了一眼叶楚汐,见她还是淡定的,顿时如同有了主心骨一般。

        “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叶岚将帕子拿出来又收了回去,眼中带着得意:“这么一个不知廉耻的女子简直妄为我叶家人,来人,拉去沉塘?!?br />
        就有下人想要上前,叶楚汐却笑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不过这个锅我可不背。这刺绣我本就不会,更何况还是秀上自己的名字,明显的就是你绣上去要陷害我的?!?br />
        这下子周围的下人又不敢上前真的去抓她,到时候谁抓谁还不一定呢。

        叶楚汐冷笑一声:“想知道真像么?放心,我这里有一个东西保准让他吐出真言?!彼底啪痛有渥永锶〕隽艘桓鲂⌒〉拇善?,里头有淡蓝色的液体。

        “只要把这个喝下去了,你就什么都会说出来了?!币冻焓志托兜袅苏馊说南掳?。

        药还没有灌下去,那人就已经没了呼吸。

        他的后背心口插着一把匕首。

        “你这是做什么?”叶楚汐回过头看向手上还拿着剑的叶岚。

        “不过是个渣杂,杀了就杀了,既然是冤枉你的,那这件事情就此作罢好了?!币夺袄吹男谛?,走的戚戚。

        明月顿时气呼呼的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看着他们的背影愤怒的踩了一下地。

        “没事儿的,和这种人计较做什么?!币冻嬉獾慕贩蠛?,这时候还早的很,叶岚为了给自己找麻烦还真是有够拼的。

        “我先练功去,明月你去看看医书?!币冻嘈攀橹凶杂谢平鹞?。这些医书都是前人的知识总结,也是学习药理的几处,切不可马虎。

        等明月去了屋子里学习的时候,叶楚汐开始练功了。

        而此时院子外却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叶苏苏站在不远处阴狠的看着练功的叶楚汐。

        她的眼中充满了疯狂,但是这时候叶楚汐在练功,若是一个不注意可能会被叶楚汐伤到。她在等。

        屏住气息等待着最后一刻。

        叶楚汐双手包圆,将气息回收体内,就在这时候一阵危险的感觉袭来,她就要做出闪躲的动作,却发现岔气了。

        叶苏苏等的就是这一刻。

        “去死吧!”此刻叶苏苏眼底的疯狂一览无余。

        叶楚汐后撤一步偏身躲过最致命的部位,但是叶苏苏的掌风还是扫到了她的心口。

        “噗!”一口鲜血从叶楚汐嘴中吐出。

        “小姐!”听到动静的明月出门看到此情此景顿时大惊。

        叶苏苏一招的手顿时后撤,此时明月那里有心思上前去追。

        扶着叶楚汐把脉,眼泪都已经挂在眼角:“都怪我学艺不精,小姐你等我,我现在就去找易老先生?!?br />
        “等一下,先别去,去将我床头暗格里的白色瓷瓶拿来?!币冻焓掷棺∶髟?,她的身体她自己知道。现在要做的就是先护住心脉。
  • 就自然向前、风水神话的政治水平,逻辑思维能力,只能表现为一个邹够形象 2018-1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