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金骨灰安葬伦敦西敏寺大教堂 与牛顿达尔文为邻 2019-07-04
  • 拉萨市第三高级中学举行“四讲四爱”教育实践活动之军民共建协议签订仪式 2019-06-22
  • 微信群,让人又爱又恨 2019-06-19
  • 井冈山交警开展重点车辆严重交通违法行为有奖举报工作 2019-05-29
  • 中央纪委通报88起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 2019-05-26
  • 手机流量大战套路:“不限量”都是有条件的 2019-05-26
  • 在端午品味文化的芳香 锐评 2019-05-17
  • 《新乌龙院之笑闹江湖》吴孟达郝劭文时隔24年再聚首 2019-05-09
  • 蒋超良强调:落实脱贫攻坚举措 提供人才支撑 2019-05-09
  • 2018亚洲CES黑科技:能自己发电的背包 2019-04-30
  • 尘暴席卷火星 “机遇”号休眠失联 2019-04-15
  • “可汗探索—2018”维和联演:中国参演官兵出征 2019-04-14
  • Siri被小米小爱同学完虐 苹果发飙:疯狂招人补足短板 2019-04-07
  • 雷军的公开信,小米的三板斧 2019-04-07
  • 国家土地不计价到计价不是经济收入的增加,是土地使用权其使用年限的失去如外资在使用我们的土地获益。 2019-04-01
  • 20选5好运彩 > 仙侠奇缘 > 摘仙令 > 第二七八章 秘阁
        <h3>第二七八章 秘阁</h3>

        乐机门,正被陆灵蹊惦记的知袖正在突破困了她一百多年的境界。

        灵力的积累早就水到渠成,可是那层窗户纸就是不破,原还以为,她还要在外面多寻刺激,却没想跟着渲百师兄把外部得来的精纯魂力化为己用后,窗户纸就那么在她面前点点破开。

        突破了一个大境界,天地在眼前,似乎又变了样。

        知袖收功的时候,看着室内无序飞舞的各色灵光,直坐了好久。

        乐机门做为无相界的第一线,千道宗带她,明面上共有四位元婴真人。原本是一后期,一中期,两初期,但现在,变成了一后期,两中期,一初期。

        实力虽说没翻番,却马上有了质的不同。

        限于无相这边的天地法则,那些化神修士在这里,也只能发挥元后的实力,真要打起来……

        知袖默算着大家明里和暗里大概的人数,半晌起身的时候,自己都没发现,她眉宇间一直暗藏的隐忧已经散去。

        “恭喜师妹!”

        渲百真后悔那些精纯魂力没给和笙留出一部分,他年纪一大把了,炼化不炼化,作用已经不大,哪怕让和笙和知袖浪费大半,总有一部分用在他们身上。

        “三百六十一岁的元婴中期,未来亦是可期?!?br />
        不管果报大师能不能炼出破障丹,无相界曾经被封印的一部分天地已经回复,未来,师弟师妹问鼎大道的机会都会比他多。

        渲百脸上的笑意回深,“刚刚收到消息,陆家的七层塔朝孩子们开放了,我宗五人得缘?!?br />
        ???

        这真是好消息。

        “林蹊如何?”

        听到师妹不问自己徒弟,先问林蹊,渲百脸上的笑意加深,“那孩子机缘向来不错,据说得了陆家四代老祖陆望的传承?!?br />
        陆望?

        知袖一时也想不起来。

        “病书生陆安你知道吧?他得的就是陆望的十面埋伏?!?br />
        是他?

        知袖想到有关那位的传言,不由急了,“那林蹊现在如何?没病吧?佳人、酒儿她们照顾好她吗?”

        陆安就是被耽误了。

        没个长辈,她深切怀疑一群小的知不知道照顾人。

        “陆家早防有人会得陆望传承,带了两粒太清丹,传信过来的是仪芬,林蹊那里,她亲自看着?!?br />
        渲百对仪芬还是比较放心的,“她传信过来还有一层意思,就是让乐机门把林蹊同辈的小娃们再送到太霄宫去?!?br />
        摆出他们已经做好乐机门是战场的准备,就是想逼上泰界的修士早做决断,要不然,等他们弄好一切,或许就不是他上泰修士能走不能走的时候了。

        ……

        无相界各方无声的步步紧逼,上泰这边怎么可能无感?

        尤其今天又他们又有人进阶元婴中期,哪怕佯装一心研究仙丹不问外事的果报、九壤等人,也知道到了最后决断的时候了。

        “给你们五天时间,把陷禩阵外面的表阵全部辙下!”

        是夜,阴尸宗化神老祖云殇对着三通等人道:“既然大家都在忌惮我阴尸宗,既然他们一致对我们下杀手,既然我宗弟子确实死伤惨重,这挑子就撂这吧!”

        谁想挑都行,反正阴尸宗不能再干这傻缺的事了。

        “老祖,我们不通知……”

        “老夫会亲自跟九壤他们说,其他——你们就不必管了?!?br />
        云殇目中幽光一闪,看着一群不省心的,“老夫不管你们在无相界都曾打什么小九九,总之一句话,宗门撤退的时候,尾巴都给我扫好了?!?br />
        “……”

        心中有鬼的三通吓得后背直冒汗。

        陆家那边的消息传来了,他也通过其他渠道打听过,那畅灵之脉在无相只怕是断绝了。

        想要找回来,除非跋涉二十万里寒漠,到曾经被封印了灵气的地方去看看,那陆信到底有没有后人,否则一切都是枉谈。

        直到老祖宗走出老远,三通才把腰完全直起来。

        “都别愣着了,大家分散行动吧!”

        五天的时间不算宽裕,陷禩阵悠关奇怪岛,哪怕只是撤个外面的表阵,也是件异常琐碎的事。

        领头的妙携真人第一个飞出时,外面的人还不知道,阴尸宗在明面上,已经彻底放弃他们辛苦几代人的心血,撤出无相界了。

        未来到底如何,只看阴尸宗能不能再强大,无相界是不是还能保持如今的发展势头。

        ……

        一心养身,跟着宜法师叔回宗的陆灵蹊,当然也不知道,外面正在发生的一切,此时的她正在神道峰用传送宝盒给瑛娘传信。

        “瑛姨!我好想你们?!?br />
        看到纸上疑似的泪滴,瑛娘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爹娘还有爷爷,都被人抓走了……”

        在陆灵蹊心中,养她三年的百禁山是另一个家,她在外面受了委屈,遇到无法排解的恐惧时,都能在家人面前说出来诉出来。

        那里的家人修为高强,不需要她罩着,反过来,是罩着她的人。

        瑛娘翻动厚厚的信件,在字里行间,感受写信小丫头的喜怒哀乐,半晌,翻到最后,还有些缓不过神来。

        她在凡世长大,接触的大都是人族有情的一面,等到修炼有成,接触到了修仙者,发现修仙界的冷酷后,还是无法推翻心中对人族固有的印象。

        被发配到百禁边境,她以为会沉沦很长一段时间的,却没料,反而在这里得了另外的机缘,养了人族小丫头,交了一群四肢发达,脑子简单的朋友。

        修仙界的残酷,又在她的世界远去,她守在暂时属于她的地盘上,唯一有所牵挂的就是那个养了三年的小丫头。

        翻出储物袋里的三个乾坤食盒,瑛娘又叹了一口气,直接拎着一个,直奔星湖。小丫头说她想要一颗避尘珠,那东西,只有蚌妖有。

        陆灵蹊呆在神道峰吃饭睡觉,养她的肉。

        回宗了,可她不想回空无一人的金风谷。

        师父不在,爹娘和爷爷也在不,一个人回家,就好像她是孤魂野鬼似的,她害怕那种感觉。

        嗡!

        一点微不可闻的震动,在传送宝盒上响起,吃饱喝足正泛困的她一下子跳了起来。

        送出去的储物袋果然又回来了。

        陆灵蹊连忙拿起来,妖兽肉什么的她都来不及管,忙把里面一大一小两个玉盒拿了出来。

        小玉盒里,指甲大的淡黄避尘珠,正散发着淡淡的灵光,陆灵蹊心下一喜。

        看样子虽然是下品的,可是管她一个人的卫生还是没问题的。

        有了它,不论何种境地,她的仙子形象也不会有损了。

        陆灵蹊摸出一颗淡蓝的避水珠,把它和避尘珠放一块儿,越看越喜欢。

        “瞅瞅,瞅瞅,得了什么?这么高兴?”

        重平处理完外面的事,难得有时间过来看看她,就发现,小丫头一个人在偷着看宝呢,“嗯!避尘珠避水珠,不错不错!这东西向来难得,你那位瑛姨还能帮你找来,可见是真把你放在心尖上了?!?br />
        把她爷爷和爹娘弄丢了,他的心一直虚着,真怕小丫头回来跟宗门起隔阂。

        当年随庆师兄跟宗门起隔阂,他们用了几百年,才把他的心慢慢收?;乩?,那过程真是一言难尽,重平不敢想,再来一次会怎么样。

        “师叔,这是我的?!?br />
        陆灵蹊忙把玉盒收起来,“该交宗门的,我都交过了,您不能再来讹我?!?br />
        问个年龄,她都被宜法师叔讹去三株灵草,现在,她对师叔这些长辈起了十二万分的戒备。

        “呀!你南师姐他们都给孝敬了,怎么?您想把我的省下来?”

        重平本来真没那意思,闻言倒是有心逗逗了,一把把她还没来得及收起的储物袋摄了过来,“所谓见者有份……”

        后面的话,他没说完,他看到了什么?

        瑛娘这是什么意思?

        怕他们不养这孩子吗?

        摸出一只五阶彩麋,发现这东西还带点热乎气,好像是刚杀没多久的。

        这可真是……

        “我不是给你令牌,可以到食坊随便吃吗?”

        “里面的大师父,做的饭都没我自己做的好吃,还只准吃不准带?!?br />
        不提那个还好,一提,陆灵蹊就一肚子怨念,伸手就把装满肉的储物袋又拽回来,“与其到那里浪费时间,我还不如辛苦点,自己弄呢?!?br />
        “……你的舌头被掘地馆的药膳养刁了吧?”

        重平严重怀疑她的手艺,“食坊的大师父可没对不起你,别人的灵米饼你知道什么样嘛?”

        身为一宗掌门,他可是火眼精金。因为被知袖套过麻袋,因为知袖喜欢这丫头,食坊那些大师父给她的灵食都是另外做的。

        “你之前吃着不是一直说好?也没把你养瘦,过河拆桥都不带你这样的?!?br />
        重平把宗门形象看得重,“连口吃食你都要瑛娘传送,显得我们千道宗多穷你知道嘛?”

        “……”

        这跟穷不穷,好像没关系吧!

        看着想歪了,要不停啰嗦的师叔,陆灵蹊连忙道:“师叔,这些年,瑛姨他们一直给我送吃的,我师父都没说什么?!?br />
        啥?

        重平掏了掏耳朵。

        “师叔,我锻体呢,消耗大,吃的东西多?!?br />
        得到了想要的,陆灵蹊觉得自己可以离开神道峰到东水岛混日子了,“您有那么多大事要管,就别管我这小事了,我现在到东水岛,宜法师叔会管着我的?!?br />
        吃人的嘴短,才讹了她三株灵草,只要不是太过份,宜法师叔一定都不好意思管她。

        “师叔,弟子告退!”

        趁着他还没想起孝敬的事,早跑早了。

        嘭!

        大门前,陆灵蹊一头撞上一个透明结界。

        “我让你走了吗?”

        重平何等人,虽然奇怪随庆师兄没管瑛娘抢人的手段,但小丫头想跑,想赖了他孝敬的心思,他还是一眼看穿了,“连酒儿都给了我一份孝敬,怎以?你要当铁公鸡?”

        那么像知袖师妹的柳酒儿都给了他孝敬,身为全宗最富的人却想逃孝敬,就太过份了。

        “他们有送有得,可我呢?!?br />
        陆灵蹊气柳酒儿也跟着裹乱,“我师父被困在天虚阵里,他一样都收不着?!?br />
        算起来,她都亏死了。

        “师叔,您说给我奖励,可食坊的奖励,我真不稀罕要。要不然,您给我换个奖励,换到藏书楼秘阁观三次的奖励吧!”

        陆灵蹊舍不得自己的贡献点,“师叔,您帮我换了吧!换了我就……就送您一颗碧心果?!?br />
        重平:“……”

        还从来没有弟子敢跟他讨价还价。

        那碧心果算贿赂吧!

        “三次不可能,一次,要——我们就成交?!?br />
        说这话的时候,他笑咪咪地摸出一面写着‘书’字的玉牌。

        ……

        半晌,赶到藏书楼的陆灵蹊拿着玉牌才要问守楼的执事,秘阁怎么走,就从玉牌上感受到某种指引。

        顺着那种若不若无的感觉,她在几个玉架间晃来晃去,才要没耐心的时候,就发现身边原来的同门,全都不见了,而自己进了一个陌生,只有她一个人的空间。

        秘阁?

        陆灵蹊心下一震,连忙寻上玉架上的玉简。

        不同于外面,一个玉简挨着一个,这里的玉简,每一个都占据尺多位置,看上去空旷又孤零。

        陆灵蹊站到其中一个面前,玉架上灵光突然一闪,现出一行字来,摄魂曲,群攻性音击曲谱,白苜峰第八代长老木婷的成名绝技。

        我的天,原来是这样的。

        陆灵蹊连忙在一个又一个玉简前站立。

        法体同修,开山老祖最有发言权。

        重平师叔说,引龙决之所以在千道宗流传最广,是因为开山老祖习的也是引龙决,而且是没有多少删减的。

        可惜,她只有看一个玉简的权利。

        要不然,一定把宗门没有删减多少的引龙决也拿出来

        瑛姨给的引龙决,她修着不错,可如果进入忘我修炼,再发生这种没有能量补充,把她变成皮包骨的情况,就糟透了。

        五行摄魂阵、鬼门十三针、混沌决……

        陆灵蹊快速走动,半晌终于找到祖师写的法体同修之利弊的介绍玉简。

        淡黄色的玉简,好像沉淀了无数岁月。

        千道宗已经很多很多年,没有真正的法体同修者了,陆灵蹊伸手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感觉玉简好像充满了欢愉。。。
  • 霍金骨灰安葬伦敦西敏寺大教堂 与牛顿达尔文为邻 2019-07-04
  • 拉萨市第三高级中学举行“四讲四爱”教育实践活动之军民共建协议签订仪式 2019-06-22
  • 微信群,让人又爱又恨 2019-06-19
  • 井冈山交警开展重点车辆严重交通违法行为有奖举报工作 2019-05-29
  • 中央纪委通报88起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 2019-05-26
  • 手机流量大战套路:“不限量”都是有条件的 2019-05-26
  • 在端午品味文化的芳香 锐评 2019-05-17
  • 《新乌龙院之笑闹江湖》吴孟达郝劭文时隔24年再聚首 2019-05-09
  • 蒋超良强调:落实脱贫攻坚举措 提供人才支撑 2019-05-09
  • 2018亚洲CES黑科技:能自己发电的背包 2019-04-30
  • 尘暴席卷火星 “机遇”号休眠失联 2019-04-15
  • “可汗探索—2018”维和联演:中国参演官兵出征 2019-04-14
  • Siri被小米小爱同学完虐 苹果发飙:疯狂招人补足短板 2019-04-07
  • 雷军的公开信,小米的三板斧 2019-04-07
  • 国家土地不计价到计价不是经济收入的增加,是土地使用权其使用年限的失去如外资在使用我们的土地获益。 2019-04-01
  • 17085大乐透大奖花落 福建体彩22选5今天开奖 2019最准六肖公式规律 泳坛夺金选号技巧 排列3组选六五码遗漏 河南快3二同号形态遗漏 云南11选5结果 江苏11选5的qq群 广西快乐双彩复式中奖规则 体彩网首页 彩票投注 好玩的真人游戏 极速快3开奖 福建时时彩平台官网下载 最全棋牌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