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金骨灰安葬伦敦西敏寺大教堂 与牛顿达尔文为邻 2019-07-04
  • 拉萨市第三高级中学举行“四讲四爱”教育实践活动之军民共建协议签订仪式 2019-06-22
  • 微信群,让人又爱又恨 2019-06-19
  • 井冈山交警开展重点车辆严重交通违法行为有奖举报工作 2019-05-29
  • 中央纪委通报88起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 2019-05-26
  • 手机流量大战套路:“不限量”都是有条件的 2019-05-26
  • 在端午品味文化的芳香 锐评 2019-05-17
  • 《新乌龙院之笑闹江湖》吴孟达郝劭文时隔24年再聚首 2019-05-09
  • 蒋超良强调:落实脱贫攻坚举措 提供人才支撑 2019-05-09
  • 2018亚洲CES黑科技:能自己发电的背包 2019-04-30
  • 尘暴席卷火星 “机遇”号休眠失联 2019-04-15
  • “可汗探索—2018”维和联演:中国参演官兵出征 2019-04-14
  • Siri被小米小爱同学完虐 苹果发飙:疯狂招人补足短板 2019-04-07
  • 雷军的公开信,小米的三板斧 2019-04-07
  • 国家土地不计价到计价不是经济收入的增加,是土地使用权其使用年限的失去如外资在使用我们的土地获益。 2019-04-01
  • 20选5好运彩 > 古代言情 > 齐欢 > 第二百五十章 救人
        <h3>第二百五十章 救人</h3>

        站在福船上的安义侯先听到声音,不由地心中一紧。

        船上的倭人望着那个方向,正是安义侯女儿的船只,一切好像跟他们之前谋划的不一样,他刚想到这里,只感觉安义侯的目光冷冷地扫了过来,眼睛中仿佛冒着火光,倭人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安义侯重新扬起手中的长刀。

        倭人慌张道:“你……你做什么?我们之前说好了的,你不想要回你女儿了?”福船再向前开不远,就可以向大周船只开炮,现在停下来只会功亏一篑。

        安义侯一刀砍向前来阻挡他的倭人:“我徐家人,即便死也不会被你们要挟,方才不过是将计就计,引你们露出马脚?!?br />
        刀锋一动,立即染上鲜血。

        倭人大声呼喝:“向前,全力向前?!?br />
        船却慢慢停下,操控船的人仿佛已经不在了。

        倭人心中登时一慌,再向后看去,本来的援军却不见踪影,出事了,定然出了什么问题。

        只听一阵脚步声传来,他转头去看,从船舱方向走出一个人,此人浑身上下满是鲜血,活像一个恶鬼,目光与他对视一瞬,眼睛中满是怒容和愤恨,然后那人大声喊道:“父亲,快……快杀了这些人,好去救妹妹?!?br />
        此时徐青安嗓子沙哑,再也没有了平日嬉笑的模样,脸上满是严肃的神情,他用袖子擦了一把脸。

        他的身上已经有了几处刀伤,他却感觉不到疼痛,方才小船传来的响动,他恨不得立即划船过去查看,奈何之前妹妹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一定要帮父亲,随便打乱计划只会让倭人有机可乘。

        更何况这条福船上还有许多无辜的百姓……

        算了算去只有一条路,将这些倭人杀干净,再去查看妹妹的情形,他只期盼雷叔能护住妹妹。

        大周的一个男子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徐青安捡起地上的倭刀,拉住那男子的手臂,将倭刀塞进男子手掌之中:“想要活下来,就拼命,听到没有?!?br />
        男子慌乱地点头,眼睛中虽然仍旧是惊恐,却颤颤巍巍地握住了那刀柄。

        安义侯看向徐青安,父子两个同时点了点头,然后向身边的倭人攻了过去。

        ……

        “宋……宋大人……”

        海中浮起一个蛙人,惊讶地看着宋成暄。

        宋成暄认识,这是江家的人,当年他在江家大船上曾与这人见过面,这人的父亲就是江家最好的蛙人之一。

        “你们来这里做什么?”宋成暄问过去。

        江小河立即道:“是夫人吩咐我们过来查看,生怕那些倭人有什么阴谋诡计?!?br />
        宋成暄目光微沉,没有说话。

        江小河额头立即浮起了一层冷汗:“夫人和堂小姐有事要做,我们也不知其中缘由?!?br />
        徐清欢不过才来到江家几日,就让七夫人这样为她遮掩,江家上下也照她的吩咐行事,可见江家也是全心全意帮衬她。

        有这些海商在,应该能够?;に苋?,心中虽然这样思量,宋成暄却仍旧觉得心中似是结了一个疙瘩,高高地提起来,无论怎么样都抑制不住惊慌。

        “前面……”

        轰的一声响动之后,不远处冒出了浓烟。

        江小河指着哪里张大了嘴巴,剩下的话卡在了喉咙里竟然说不出来,他还没回过神,衣襟儿顿时被人提起来,然后无比冰冷的声音道:“那是不是你家堂小姐乘坐的船?”

        江小河不住地点头,不知为什么宋大人的目光如何的骇人,让他忍不住瑟瑟发抖:“是……是……我听夫人说……若是抓不住那些歹人……就要与他同归于尽……想必是堂小姐……不肯受辱……”

        宋成暄心跳突然加快,一阵尖锐的疼痛随即传来,她想要查清真相,?;ぜ胰瞬坏貌灰陨矸赶?。

        他对她的了解够多,却也不多,并不知道她心中到底有多大的决心如此。

        “这位堂小姐还真不一样?!?br />
        “怪不得夫人会信任她,不过年纪轻轻就这样没了,真让人难过?!?br />
        “之前听说船上会放火器,我们又没有军中的大炮,火器能顶什么用处,后来才知道,原来有这样的安排,虽说堂小姐是个女眷,可比我们男子更有胆识?!?br />
        宋成暄的额头已经沁出了汗,他许久没有如此了,即便身陷险境也丝毫不会惧怕,他以为经过了小时候的事,无论再发生什么,他都不会再难过。

        没想到却让他遇见了徐清欢。

        如此的决绝、果敢。

        她的面容再一次出现在他脑海中,她笑着向他盈盈一拜,平静地道:“盼宋大人凯旋归来?!?br />
        然后转身走得那么干脆。

        他做他的事,她有她的思量,无论生死、?;龆加攵苑轿薰?。

        也许最终只会像现在一样,得到最后的消息。

        江小河后面又说了些什么,宋成暄没有留意,而是看着不远处的船只,缓缓抽出了腰间的剑。

        ……

        火器落下之后,海面上已经乱成一团。

        张兴滚落进海水之中,立即感觉到被人死死地拉住了身体,不止是一个人,他们抱住了他的腿奋力地将他拖下去。

        水中施展不出力气,可张兴却不想就此死去,他不停地挣扎,从身上拔出一支箭,箭尖刺向身下的人。

        年轻时驰骋沙场,多少次被人围攻,他都活了下来,靠的不是运气,而是勇猛,他每次都能化险为夷,这次也是如此,但凡来杀他的人都会有一个下场,就是被他所杀。

        不知过了多久,水下的人不断与张兴纠缠,双方几个回合,张兴总会在关键时刻浮上水面透气,可每当他想要逃脱时,那些人又不怕死地围了上来。

        如果在岸上,张兴身边的尸体早就堆积如山,可在海中他毕竟用不出力气,而且身上的伤口不断地淌血,时间一长,他的力气也开始流失。

        张兴能感觉到许多人围上了他,如同一张大网渐渐收拢,要将他困在其中,他这次恐怕在劫难逃。

        既然已经要死,他就拉上几个人一起,张兴首先想到了徐清欢,他要去看看徐氏的情形。

        如果那徐氏还没有死,他就将她掳来,让她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儿。

        就算徐氏死了,他也要找到尸身,在那里戳上几个血洞,打烂她的脸,让她面目全非,死了都没脸去见人。

        这个该死的贱人。

        想到这里,张兴奋力向那条小船游去,眼见离船越来越近,肩膀上忽然一股大力传来,这股力气来的悄无声息,等他察觉的时候整个身体半点动弹不得。

        张兴全身的肌肉开始收缩,有种如临大敌的感觉,他转头看过去,立即望入一双冷漠的眼睛中。

        那双眼眸中的气势锐如利刃,让他浑身汗毛竖立起来,他身体微向下沉想要甩脱那只手,可那人仿佛早就知晓他要如此,就在他缩身的瞬间,冰冷冷的利刃从他喉咙处擦过,然后张兴听到了从自己喉口传来的泄气声。

        “咕噜噜”那是他喘息的响动,一缕缕的气从中透出来,他伸手想要捂住,却身体又是一沉,海水顺着那缺口灌了进来,窒息的感觉顿时淹没了他,他不停地挣扎。

        他的命如此轻易的被人夺去,就像他杀人那么简单。

        他甚至还来不及思量那人是谁。

        宋成暄。

        到了最后,他想到了那个名字。

        几个水泡从喉咙里发出,张兴再次蹬了几下脚,然后在海中微弱的抽动,又过了片刻,再也不能动弹。

        ……

        宋成暄跳上了那艘小船,船板上有烧灼的痕迹,却没有被炸开,船舱中并不见徐清欢的踪影。

        他那高高提起的心,缓缓沉下来几分。

        “公……公子……您怎么会在这里?!?br />
        张真人登上船目瞪口呆地看着宋成暄。

        “人呢?”宋成暄没有回答张真人的话,而是冷冷地问出口。

        “大小姐不在里面吗?”张真人心中警钟大作,“可能方才趁乱离开了,公子放心……大小姐方才拿着的不是真的火器,那是吓张兴的,大小姐定然不会有事……”

        话刚说到这里,宋成暄冷冷地看了张真人一眼。

        张真人不敢再继续说下去,他觉得自己已经做错了事,着实不该离开徐大小姐身边,没让徐大小姐如此冒险而为。

        宋成暄向最近的岸边,那里停着一只小船,海上正有船奋力向那边靠去,船上有人叫喊:“江家妹妹,你在那里吗?”

        ………………………………

        为了让两只见面,我已经用尽全力,哈哈。

        下一章,必须
  • 霍金骨灰安葬伦敦西敏寺大教堂 与牛顿达尔文为邻 2019-07-04
  • 拉萨市第三高级中学举行“四讲四爱”教育实践活动之军民共建协议签订仪式 2019-06-22
  • 微信群,让人又爱又恨 2019-06-19
  • 井冈山交警开展重点车辆严重交通违法行为有奖举报工作 2019-05-29
  • 中央纪委通报88起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 2019-05-26
  • 手机流量大战套路:“不限量”都是有条件的 2019-05-26
  • 在端午品味文化的芳香 锐评 2019-05-17
  • 《新乌龙院之笑闹江湖》吴孟达郝劭文时隔24年再聚首 2019-05-09
  • 蒋超良强调:落实脱贫攻坚举措 提供人才支撑 2019-05-09
  • 2018亚洲CES黑科技:能自己发电的背包 2019-04-30
  • 尘暴席卷火星 “机遇”号休眠失联 2019-04-15
  • “可汗探索—2018”维和联演:中国参演官兵出征 2019-04-14
  • Siri被小米小爱同学完虐 苹果发飙:疯狂招人补足短板 2019-04-07
  • 雷军的公开信,小米的三板斧 2019-04-07
  • 国家土地不计价到计价不是经济收入的增加,是土地使用权其使用年限的失去如外资在使用我们的土地获益。 2019-04-01
  • 投彩app下载 彩客网专家足彩妖刀 上海时时彩乐开奖结果 双色球16010期子墨公式定篮 河北11选5前三直遗漏 上海快三彩票app下载 11年双色球基本走势图 体彩胜平负任选9场 500彩票网能买3d吗 足彩进球彩分析 cba吧地域黑 大乐透走势图带标连线 4场进球游戏 华东15选5开奖3o期结果 嘲风双色球17045期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