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妇女网 喜迎十九大 2019-10-17
  • 关于人生道路的选择,习近平这样勉励青年 2019-10-17
  • 2017欧亚经济综合园区发展论坛在西安成功举办 2019-10-13
  •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杨伟民:房地产市场成定时炸弹,行政措施已不能根治。 2019-10-13
  • 脸每天都洗,但你真的洗对了吗? 2019-09-29
  • 森林、动物、瀑布……  “3D公厕”亮相重庆沙坪坝区 2019-09-29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9-18
  • 逛博物馆 淳化大鼎的身世之谜:是何方显贵之物? 2019-09-18
  • 款款粽子情,深深敬老人 2019-09-13
  • “后高考”生活尤需有度 警惕“高考后综合征” 2019-09-13
  • 云南金平上亿蝴蝶破茧而出 涧水悠悠蝴蝶翩翩 2019-09-11
  • 习近平要求把这项工作作为重大政治任务 2019-09-11
  • 中央国家机关党支部书记从严治党系列访谈(四) 2019-09-05
  • 【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贾文山:中华文明转型为世界提供实践范式 2019-09-01
  • 临汾市脑卒中急救溶栓地图发布 2019-08-27
  • 20选5好运彩 > 古代言情 > 朕的皇后是魔教 > 第六十四章 儿子太难带了
        叶翔在被逼吞下解药后没多久,就口吐白沫昏了过去。

        秦飞楼上前为他诊了脉后,道:“没事,他不是中毒,是吃了这解药身体承受不住,昏死过去而已,我想你手中拿到的应该就是失魂散的解药,快给叶虎喂下吧?!?br />
        听了秦飞楼的诊断,叶楚与大长老的脸上都露出了喜色。

        赶紧倒出来一枚解药递给大长老,看着大长老将其喂进叶虎的口中,叶楚等人才算是彻底送了一口气。

        “大长老,相信这下叶虎的这条性命应该是保住了,你无需担心?!?br />
        “阿楚,大长老真不知该如何感谢你,这样吧,我给你行礼磕头,以表我的感谢之意?!?br />
        说着,大长老就要跪下,叶楚赶紧上前扶住他,连声道:“大长老,这可是万万使不得的,你这一头磕下去,我可是要被天打雷劈的?!?br />
        “你救了虎子的性命,就相当于救了我的性命,以后刀山火海,只要你说一声,老夫在所不辞?!?br />
        叶楚道:“大长老严重了,我只要你履行先才我们商量好的事便可?!?br />
        大长老道:“这你不用担心,我一定不会配合叶杨的命令,将诛魔阵移开的,只是阿楚,你应该也知道,在这叶家能操控诛魔阵的人不是只有我一个,你若是想要彻底阻止叶杨的计划,必须要将其他的几位长老说动,这才算是彻底有把握?!?br />
        叶楚也有自己的考量,道:“大长老所言我曾也考虑过,只是其他的几位长老当中有叶杨的心腹之人,那种人我怕是说不动的,还有就是就算有人不愿意配合叶杨的命令,恐怕此时也在叶翔的胁迫下就犯了。眼下时间紧迫,我根本就没有时间再去一一化解其他受迫长老的难处。对我来说,只要大长老能够跟我站成一对,已经是帮了我很大的忙了,止于剩下的情况,还是等约定之日来临时,再见招拆招吧?!?br />
        听了叶楚这么说,大长老也点头同意:“是啊,时间紧迫的确是一大难事,咱们不可能将整件事做的万无一失;但老夫可以在这里保证,约定之日到来时,老夫一定是跟阿楚你站在一起的?!?br />
        “有大长老的这句话,叶楚就安心了?!币冻底?,就指了指叶翔那厮:“这家伙的命硬的很,接下来这几天,就让他绑在这里好好地反省,千万别让叶家的人将他找到,留着他还有大用?!?br />
        大长老已经从叶楚的口中得知了叶翔的‘用途’,自然是满口答应下来:“阿楚你放心,这片禁地叶家弟子根本就不敢随便闯入,这几日我也会处处留心在这里,不会让人察觉到叶翔是被藏在这里?!?br />
        秦飞楼倒是好奇叶翔的用途,问:“你留着他有什么用?要挟叶杨吗?他也说了,叶杨是不会被你轻易胁迫的?!?br />
        叶楚冷笑道:“叶杨那老东西心有多狠,我最是清楚,所以我才不会将他留下来要挟叶杨,因为他还有更大的用途?!?br />
        说到这里,声音顿了顿,“叶虎的一双眼睛是被他挖掉的,有句话是怎么说来着?欠了债就要还,他既然欠了叶虎一对眼珠,自然是要还给人家一对的。你不是说淳于意最擅长的就是移植吗?没有眼睛怎么移植?喏!我给你找了一双眼睛,等淳于意来了,直接就能让他动手换,多好!”

        “你的意思是,要用叶翔的眼珠补给叶虎?”

        叶楚道:“对啊,眼珠可是顶顶重要的东西,我们总不能为了救叶虎,去抓一个无辜之人,将那人的眼珠子扣下来按在叶虎的眼眶子里吧;如果我们这么做了,跟丧心病狂之徒又有什么区别?反正叶虎的眼珠是被叶翔给弄没的,让他将自己的眼珠子还给他也没什么不对。这就是我为什么不让大长老在这个时候杀叶翔的真正原因,你看,叶翔要是现在死了,那他的眼珠子不就也跟死了没什么区别吗?你见过鱼死了之后的眼睛吧,白白的、雾雾的,特别难看,要是将那样一双眼珠子装到叶虎的眼眶里,那叶虎清醒后,该是有多难过啊。所以,必须要让叶翔活着,让他养着自己的这对眼珠子,等淳于意来了,再宰了他也不迟?!?br />
        听着叶楚的筹划,秦飞楼总算是知道为什么她要将叶翔绑在禁地了。

        原来,不仅是因为禁地是眼下叶家最适合藏人的安全之所,更重要的是,她从一开始就想到了要用叶翔的眼珠,所以,她才会来了这么一招。

        这丫头,该是有多聪明,才能在走一步的时候,就想到了后面的三步该怎么走;这叶家,到底是惹了一个多么难缠的人物啊。

        大长老只要一想到疼爱的孙子很快就会重见光明,立刻就朝着秦飞楼行礼道:“那一切都有劳公子了,老夫在这里拜谢公子?!?br />
        看着面前刚正慈爱的老人,秦飞楼自然也不会摆自己的皇子谱,赶紧将大长老搀扶起来,道:“大长老不必客气,正如我说过的那般,阿楚在乎的人就是我在乎的人,能帮到大长老,我也十分开心?!?br />
        大长老听到这话自然是开心的,可是他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始犹豫着支支吾吾起来。

        秦飞楼道:“大长老有话不妨直说?!?br />
        大长老道:“晋城虽说距离帝都有千里之远,可是老夫也是听说过这淳于世家的名号的,身为帝都的七大古老家族,淳于家一直都是超然般的存在,而淳于家的族长更不是一般人都能见到的;我一个小小叶家的长老,有何德何能邀请的了这样的人为我的孙儿诊???”

        秦飞楼道:“如果是这一点,大长老尽管放心,我不是说了嘛,这件事我会安排好?!?br />
        “不知公子准备如何安排?公子,老夫在这里冒昧一句,你到底是何许人,竟然能跟淳于家打上交道?”

        秦飞楼道是被这个问题给问住,他总不能告诉面前的老者,关于他的真实身份吧。

        叶楚也看出秦飞楼的难处,赶紧站出来为秦飞楼解围:“大长老,我的这位朋友是个很心善的人,当年在一次无意之间,他帮了淳于家一个忙,故而才会得到淳于家的一个承诺,将来如果有需要,淳于家必当会尽全力还这个恩情。这不,赶巧碰见叶虎的这件事,正好就需要用到淳于家的医术了。说来,这也算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安排,大长老不必如此追根究底的细问,你只要知道,叶虎有救了便可?!?br />
        大长老听了叶楚的话,自然是深信不疑的,再次朝着秦飞楼行礼道:“是老夫冒昧了,问了不该问的问题,在这里,老夫向公子赔罪;公子真是个好人,将来公子若有需要,我们祖孙也会刀山火海的为公子去闯?!?br />
        秦飞楼讪笑着再次将大长老扶起来,同时朝着撒谎都不带脸红的叶楚看过去,这丫头,还真是个古灵精怪的,如此信手拈来的谎言能被她说的如此逼真,还真是一门能拿得出手的手艺。

        在搞定了大长老后,秦飞楼来到叶楚的身边,用只有他们二人能听到的声音道:“本殿下怎么不知道自己以前帮过淳于家一个忙???”

        听着秦飞楼这阴阳怪气的话,叶楚就知道他是在打趣儿她,道:“殿下这是贵人多忘事,往日行善太多,给忘掉了?!?br />
        “是吗?本殿下是这么好的一个人吗?”

        叶楚配合着他,又道:“是啊是啊,殿下是这天底下最最好的人,施恩不图报就是您最高洁的品格?!?br />
        听着叶楚的拍马屁,秦飞楼不知不觉的弯起了嘴角,这丫头片子,真是越来越有常清风的风格了,十足的狡猾小狐狸样儿。

        ……

        等告别了大长老,离开了叶家,叶楚就随着秦飞楼一起回到了齐家的梧桐院。

        看着房间里黑灯瞎火的,叶楚就一怔,赶紧就冲进屋子里,还不待她掏出打火石将房中的灯点亮,就感觉眼前忽然飞来一肥胖之物,嗖的一下就扎进了她的怀里,欢快的发出啾啾啾的声响。

        一听这声音,叶楚立刻就认出这小东西是谁,而高悬的一颗心也总算是放了下来。

        秦飞楼将房中的灯点亮,当他与叶楚在看清楚房内的情况后,都怔住了。

        白天离开时还干净整洁的房间,没想到在过了一天后,就像是经历了一场天灾人祸一般,到处都是一片狼藉。

        而在这片狼藉之中,常清风瘫倒在地上,衣衫不整也就罢了,头发还是散乱的,这幅十足倒霉的样子,哪里还像白日那个风流倜傥的世子爷,分明就是一个遭受欺凌的落魄子。

        常清风在室内光线一亮之后,就睁开了眼睛适应了一阵,在看清楚是叶楚和秦飞楼回来后,顿时痛哭流涕的朝着秦飞楼飞奔而来,学着麒麟宝宝的样子一下就扎进了秦飞楼的怀里,寻找着安慰与抚摩。

        “小房子,你家儿子太难带了,脾气差、性格倔,还是个爱放火的惹祸精,跟它待了这一天,我几乎快折寿三十年??;你怎么才回来!才回来呀——”常清风崩溃的捶打着秦飞楼的胸口,那副被麒麟宝宝欺负惨了的样子简直就是要人入木三分啊。
  • 中国妇女网 喜迎十九大 2019-10-17
  • 关于人生道路的选择,习近平这样勉励青年 2019-10-17
  • 2017欧亚经济综合园区发展论坛在西安成功举办 2019-10-13
  •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杨伟民:房地产市场成定时炸弹,行政措施已不能根治。 2019-10-13
  • 脸每天都洗,但你真的洗对了吗? 2019-09-29
  • 森林、动物、瀑布……  “3D公厕”亮相重庆沙坪坝区 2019-09-29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9-18
  • 逛博物馆 淳化大鼎的身世之谜:是何方显贵之物? 2019-09-18
  • 款款粽子情,深深敬老人 2019-09-13
  • “后高考”生活尤需有度 警惕“高考后综合征” 2019-09-13
  • 云南金平上亿蝴蝶破茧而出 涧水悠悠蝴蝶翩翩 2019-09-11
  • 习近平要求把这项工作作为重大政治任务 2019-09-11
  • 中央国家机关党支部书记从严治党系列访谈(四) 2019-09-05
  • 【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贾文山:中华文明转型为世界提供实践范式 2019-09-01
  • 临汾市脑卒中急救溶栓地图发布 2019-08-27
  • 11选5怎么赚钱 万豪国际手机App怎么删除 黑龙江p62开奖时间 6场半全场开奖历史 新浪彩票安全吗 财神爷六合图库 天天斗地主小游戏在线玩 大乐透走势图待坐标 龙虎怎么才是和 北京pk10对刷论坛 体彩大乐透大小走势图 分分彩组六杀号高手 8b0足球即时比分 码报资料2019大全东 大乐透走势图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