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妇女网 喜迎十九大 2019-10-17
  • 关于人生道路的选择,习近平这样勉励青年 2019-10-17
  • 2017欧亚经济综合园区发展论坛在西安成功举办 2019-10-13
  •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杨伟民:房地产市场成定时炸弹,行政措施已不能根治。 2019-10-13
  • 脸每天都洗,但你真的洗对了吗? 2019-09-29
  • 森林、动物、瀑布……  “3D公厕”亮相重庆沙坪坝区 2019-09-29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9-18
  • 逛博物馆 淳化大鼎的身世之谜:是何方显贵之物? 2019-09-18
  • 款款粽子情,深深敬老人 2019-09-13
  • “后高考”生活尤需有度 警惕“高考后综合征” 2019-09-13
  • 云南金平上亿蝴蝶破茧而出 涧水悠悠蝴蝶翩翩 2019-09-11
  • 习近平要求把这项工作作为重大政治任务 2019-09-11
  • 中央国家机关党支部书记从严治党系列访谈(四) 2019-09-05
  • 【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贾文山:中华文明转型为世界提供实践范式 2019-09-01
  • 临汾市脑卒中急救溶栓地图发布 2019-08-27
  • 20选5好运彩 > 其他小说 > 夜先生宠妻100式 > 第60章 男的,追我的
        苏颜带着夜墨的“胜利成果”正准备跟小组成员分享的时候,简阳挥手进来,“苏律,方希那个案子判下来了,法院让去领判决书?!?br />
        原本分享礼物的欢乐气氛,一下子被打断,大家都拿着自己手中的东西不说话。

        除了苏颜,或许没有几个人对这个终审判决有信心。

        “苏律,委托书给你,你早点儿去领吧,周五下班挺早的?!?br />
        说完就退到一边。

        苏颜拿起文件袋,到达中院门口。

        法官助理将判决书交到她手中的时候,她直接翻到了最后,本院的判决意见如下:认为方希和姜氏龙凤胎构成继母与继子女关系,由方希享有监护权。

        苏颜微微一笑,果然是没有出乎自己的意料。

        她已经来不及回律所了,直接将判决结果照了个照片给方希传过去。

        小组群里面炸开了锅,这是什么鬼情况。

        本来以为毫无希望的案件,没想到法院真的采用了苏律的观点。

        几个组员催着苏颜发了几波红包,苏颜淡定应付。

        这就很可怕了,这个案子在江城算是一个新领域的案件,说不定就这一纸裁判,在以后的岁月里会成为无数个案件的leadingcase。

        这对经手的律师来说,也是一件荣耀。

        *

        苏恬将一份小蛋糕放在了顾千阳的碟子里面,“千阳,你约了人家方律师来谈案子,怎么不集中注意力啊?!?br />
        一上午,顾千阳已经被苏恬抓住多次走神了。

        男人回过神,双手托在下巴之上,“方律师有什么建树吗,在公司兼并重组这一块?!?br />
        他现在筹划着将一个中型企业兼并到自己旗下,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律师处理相关的事情。

        “之前,江城排名第一的运输公司和排名第三运输公司合并的事儿就是我担任的顾问?”

        “快行者和乐旅?”顾千阳挑起眉头,“我记得是由严骆严律师经手的吧,他还凭借这个案子成为了去年度江城十大杰出青年律师。怎么,这个案子也有你参与吗?”

        方律师显然不知道顾千阳这个男人竟然会这么熟悉他们圈子的事儿,更何况,顾家的经营范围跟运输风马牛不相及,所以才随便拿出这个案子来自己身上贴金。

        说实话,他去年只是看了一下这个案件,还请教了一下问题,要说参与,自己真的没有份。

        “我确实是参加了,不过是第二负责人?!?br />
        顾千阳晃了晃二郎腿,撇嘴笑了一下,“方律师,你要知道,第二,有时候是不为人知道的。而且,我为什么要花一个第一的价钱来请一个第二的人?”

        “……”

        男人被怼到有点儿手足无措,“但是……顾先生,我最近接了一个案件,是姜家关于龙凤胎的,虽然大家只认为这是一个监护权的案件,但是,懂的人都知道,这个案子后面是巨额财产的代理。而且,胜诉之后会成为江城的指导案例。而这个案子,是我全权经手的?!?br />
        “那你胜诉了吗?”

        “那还用说?!狈铰墒ψ孕盼⑿?,“我在民商事案件都摸爬滚打了多久了,对方一个刑辩律师,想搞我?顾先生未免也太不起我的实力了吧!”

        苏恬轻轻碰了顾千阳的手肘,“千阳,这是我朋友介绍给我的,完全没有问题,你问了人家方律师这么久的问题了,是不是可以正式启用了?!?br />
        “没关系,顾总,你完全可以仔细考虑,我有信心你会信任我的?!?br />
        正在这时,助理匆匆跑过来,“方律,你出来一下,有点儿要交待一下?!?br />
        顾千阳点点头,但是方律师看了一眼两人,“就在这儿说吧,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位顾先生是新东家,又不是外人呢?!?br />
        “这……”助理犹豫地盯了一下顾千阳,再盯盯他,说不出口。

        “你是不是来送判决的?”

        正好,可以来证明一下自己的实力。

        方律师伸手扯住判决书的一个角,抬眼对上助理闪躲的眼神。

        怎么觉得哪里不对。

        经过几下眼神交流,他狐疑地看着判决书,不会败诉了吧?

        “看来判决结果不好开口,要不方律师还是出去说吧?!?br />
        “有什么不好开口的,千阳你真是小看人家了。我朋友跟我说的,方律师可是著名法学系加海归,会输给一个不懂行的律师?”

        方律师现在骑虎难下,只得捏住判决书使劲一扯。

        迫不及待地反倒判决结果。

        短短的第一句话,干净明了。

        啪。

        他双手撑在桌子上,“这个绝对有问题,我要去问中院,怎么可能?”

        “可是……姜家那边已经认了?!?br />
        “认了?你没给我看过,直接把判决书送到姜家去了?”

        助理缩缩脖子,“不是您说,对判决结果有信心,直接送过去就行了吗?”

        “我……”

        方律师气结,恨不得一把撕碎判决书。

        “好了,”顾千阳从座椅后背提起外套,“今天的谈话就到这儿吧,谢谢你方律师,但是看来我们没办法跟你一起庆祝了?!?br />
        这句话的隐藏含义不就是生意凉凉了吗?

        “顾先生我们再谈谈吧,其实我有很多荣誉我都没有说,我在国外读书的时候还参加过多项商事法庭的辩论比赛……”

        “方律师,”顾千阳停下脚步,“你自己说的,这次跟你对手的只是个门外汉,我很好奇是谁让你败下阵来?”

        “……德瀚,苏颜?!?br />
        顾千阳隐藏在外套下的手,微微发抖,身边的苏恬也察觉到了顾千阳的异样,这可真是冤家路窄啊。

        她捅了捅男人的腰身,“千阳,我们走吧。方律师,下次再谈?!?br />
        坐上车之后,苏恬看了一下男人的脸色,佯装懂事地说道,“姐姐真的是能干啊,竟然又赢了一个官司,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像姐姐一样优秀?!?br />
        “整天无所事事反正是不太可能了?!?br />
        “……’

        她抿了抿唇,果然,风向有点儿不对,之前只要她每次这样说,男人都会抱住她哄着,说她全世界最优秀,现在,居然是这种实打实的嘲讽语气。

        “我还有公事要处理,你在前面那个路口下车?!?br />
        苏恬翻身一把握住男人的右手臂,“我不要,你的意思是今晚我们又不能住一起了吗?”

        顾千阳没有给她回应,她悻悻地收回手臂,“那好吧,你注意休息?!?br />
        苏恬刚下车,顾千阳便拿起手机,立刻按了下去。

        那边过了很久才传来声音。

        “颜颜,是我?!?br />
        “有事?”

        “那天的事,请你原谅我?!?br />
        他真的是情难自禁,只不过也一直在后悔为什么一点儿都不尊重苏颜。

        “你放心,我不会起诉你的?!?br />
        顾千阳后面的话被噎了一下,苏颜的语气就像是在对待一个毫无关系的当事人一般。

        “还有说的吗?没有的话,我先挂了?!?br />
        他抢着说了句,“颜颜,恭喜你?!?br />
        对面穿来一声“嗯”,不是正常的语调,像是床笫之间的嘤咛。

        顾千阳将手机握紧,热度传遍了全身。

        他当然知道那是什么声音。

        那头传来了嘟的一声,他将手机砸了出去。

        他的心,像车窗外的手机一般,分崩离析。

        苏颜回身捂住了男人的嘴唇,杏眼圆瞪地看着夜墨。

        刚才在讲电话的时候,他猝不及防地出现在了身后,伸手抱住她,还一口咬住她的耳垂。

        “男人?”

        “男的,追我的。哼!”

        她嘟囔了一下,男人却莫名地认真了起来。

        “顾千阳对你说了什么?”

        “恭喜我?!?br />
        不会真的生气吧?

        她语气变得认真起来,但是男人只是深深地盯着她,墨色的眼睛突然柔和的像是要滴出水来,“为什么你说什么我都相信呢?”

        就算刚刚听到电话那边的声音,有点儿生气地咬了她的小耳垂。

        但是她一开口的的时候,夜墨便原谅了。

        他现在可是越来越没有骨气了。

        苏颜一下子蹦过去,双手环住夜墨的脖子,坐在他的大腿上荡啊荡。

        “夜墨,你有没有想过什么时候结婚?”

        她隐去了和我,让句子显得压迫感少一点儿。

        但是男人的眼中的柔情仿佛瞬间消失下去,“婚姻只是一个形式,爱和它无关?!?br />
        嗯?

        苏颜瞬间心中瞬间升起一股诡异感。

        她才发现自己对感情上的事儿,似乎还是和五年前一样单纯。她甚至现在都没有见过夜墨的家人,还是隐隐有一头扎进去的势头。

        苏颜从夜墨的腿上站起来,用法庭辩论的语气说道,“我是学法的的,所以相信每件事必定有做这件事的程序,什么事儿都要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为的就是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能够好好?;ぷ约??!?br />
        她以为自己和夜墨是价值观相同的两个人,但是没有想到他并没有给出回应。

        苏颜迈步从阳台回到自己的房间,一整个晚上,夜墨都没有敲响过房间。

        他真的只是玩玩而已!

        行,苏颜闭上眼,认命,就当自己从头开始都是个错误好了。
  • 中国妇女网 喜迎十九大 2019-10-17
  • 关于人生道路的选择,习近平这样勉励青年 2019-10-17
  • 2017欧亚经济综合园区发展论坛在西安成功举办 2019-10-13
  •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杨伟民:房地产市场成定时炸弹,行政措施已不能根治。 2019-10-13
  • 脸每天都洗,但你真的洗对了吗? 2019-09-29
  • 森林、动物、瀑布……  “3D公厕”亮相重庆沙坪坝区 2019-09-29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9-18
  • 逛博物馆 淳化大鼎的身世之谜:是何方显贵之物? 2019-09-18
  • 款款粽子情,深深敬老人 2019-09-13
  • “后高考”生活尤需有度 警惕“高考后综合征” 2019-09-13
  • 云南金平上亿蝴蝶破茧而出 涧水悠悠蝴蝶翩翩 2019-09-11
  • 习近平要求把这项工作作为重大政治任务 2019-09-11
  • 中央国家机关党支部书记从严治党系列访谈(四) 2019-09-05
  • 【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贾文山:中华文明转型为世界提供实践范式 2019-09-01
  • 临汾市脑卒中急救溶栓地图发布 2019-08-27
  • 内蒙11选5前三 竞彩2串1对冲ww方法 免费观看赌城大冒险 彩之星娱乐 扑克十三张的技巧口诀 斗牛怎么玩法算法筛子 分分彩分多少种 吉林时时彩在哪里可以买 冰球运动员几人 22选5复式9个号多少钱 广东快乐十分任五规律 体彩江苏7位数第18128期 天津体彩排列三走势图 6场半全场开奖2019001 陕西快乐十分管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