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卖社会主义,发不了大财。 2019-11-04
  • 努力谱写富国强军新篇章 2019-11-04
  • 中国妇女网 喜迎十九大 2019-10-17
  • 关于人生道路的选择,习近平这样勉励青年 2019-10-17
  • 2017欧亚经济综合园区发展论坛在西安成功举办 2019-10-13
  •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杨伟民:房地产市场成定时炸弹,行政措施已不能根治。 2019-10-13
  • 脸每天都洗,但你真的洗对了吗? 2019-09-29
  • 森林、动物、瀑布……  “3D公厕”亮相重庆沙坪坝区 2019-09-29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9-18
  • 逛博物馆 淳化大鼎的身世之谜:是何方显贵之物? 2019-09-18
  • 款款粽子情,深深敬老人 2019-09-13
  • “后高考”生活尤需有度 警惕“高考后综合征” 2019-09-13
  • 云南金平上亿蝴蝶破茧而出 涧水悠悠蝴蝶翩翩 2019-09-11
  • 习近平要求把这项工作作为重大政治任务 2019-09-11
  • 中央国家机关党支部书记从严治党系列访谈(四) 2019-09-05
  • 20选5好运彩 > 玄幻言情 > 农门贵女有点冷 > 第132章 好大一口狗粮
        <h3>第132章 好大一口狗粮</h3>

        邀请爹娘去她家喝小妹的喜酒,父母兄嫂俱在却从姐姐和姐夫家出嫁,这是放在任何地方都足够让人笑话一辈子的稀奇事。

        笑话刘家,笑话刘月琴,唯独刘氏和郑丰谷反而能得一个宽厚有情义的好名声。

        可这样的好名声刘氏真是一点都不想要,在今日带着刘月琴和郑贵一块儿过来拜年的时候,她就是带着想要让小妹从横山村出嫁的心思,嫁妆她都备好了,甚至喜宴的花销也都随身带着,只需要在那一天让小妹从刘家出门而已。

        然而,大嫂的刻薄刁钻,母亲的无能软弱,父亲的凉薄无情,大哥怯懦又自私,二哥二嫂更是自身难保,让她不由得心底发寒,仿佛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她才真真正正的认识了自己的这些血脉亲人。

        说出那一番话来的时候,她的心都疼到发颤,她的小妹妹勤劳聪慧性子好,却前头的二十来年被生活磋磨,后面的大半辈子还要背负这样一个抹不去的黑点!

        而听到刘氏说的话,刘老汉的脸色也不由得变了变,大概也明白这事情说出去实在太不好听,可只要想到如果让刘月琴回家来待嫁,家里还得给她置办一副嫁妆,他也就顾不得这一点不好听的名声了。

        反正迟早都是别人家的,就当没有这个女儿吧,得了先前的二十两银子,也不算是白养她这么些年。

        “这种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就成,我们就不过去了,以后……以后也别再带她回来了?!?br />
        喝什么喜酒?那不是更把自己的面皮剥下来给人踩吗?

        刘氏惨笑一声,“爹真是好大的魄力,这是完全弃了那一点父女之情吗?”

        刘老汉瞪着她道:“这不正是你所求的吗?当日你要将她带走的时候我就说过,出了这个家门,她以后就再不是我刘家人,我就当白养了她这么多年!”

        “你可没白养,二十两银子够你养多少个女儿了?”

        “混账!”

        从不曾这般尖锐的刘氏瞬间激怒了刘老汉,一拍桌子就猛的站了起来,紧走两步挥手便朝刘氏扇了过去。

        “啪!”

        他的大儿媳妇忽然从旁边冲了出来,正正的撞在刘老汉的巴掌上面,身子尚未站稳就被打得滴溜溜转了两个圈,然后歪歪的摔倒在了地上,额头撞在凳子的一角,撞得她晕乎乎趴在地上半天没回过神来。

        屋里屋外的所有人都懵了,好像有些不明白事情怎么会这样发展,本来已经上前要去解救媳妇的郑丰谷也瞪大着眼睛僵在原地,半晌,一脸震惊加懵逼的缓缓转过头来看云萝。

        刘老汉也转头来看云萝,手指颤巍巍的点着她的方向,“你……”

        一口气只憋出了一个字,气得他胸口鼓胀,面膛赤红。

        云萝一脸淡定的站在那儿,仿佛刚才把她大舅母推出来替刘氏挡了一巴掌的那个人不是她,又或者,这对她而言不过是掸掸灰尘喝口水的小事?

        她指了指刘氏,又指了指大舅母,说道:“外公不是一直信奉嫁出去的女儿拨出去的水吗?我娘现在可是郑家人,我爹就站在边上呢,无论如何也轮不到你一个姓刘的来教训,您可千万别打错了,这位才是你刘家人!”

        刘老汉的脸又从赤红转变成了青紫色,显然是被气的。

        刘家大媳妇这时候也回过神来了,顿时“嗷”的一声就哭喊了出来,“这日子没法过了,这日子没法过了!”

        她扭着身子从地上爬起来,坐在地上一手捂着被撞破了皮的额头,一手捂着迅速肿胀了起来的那边脸颊,透过双手的缝隙看向云萝的目光分外怨毒。

        云萝是被吓大的吗?就这样粗野刁钻的妇人,根本就激不起她一丝征战的快感。

        从她身侧飞快的掠过了一个人影,那敏捷的动作真让人忍不住怀疑先前看到的那颤巍巍似乎将要老死的枯槁模样都是错觉。

        “老大媳妇,你咋样了?”她焦急的想要把大儿媳妇从地上拉起来,又拿出了一块脏兮兮的帕子去擦那破了皮的额头,结果却被一下子拍开了手。

        她也不在意,似乎习以为常,还转头来一脸愁苦的跟云萝说:“小萝啊,你咋能跟你大舅母动手呢?她……她好歹也是你舅母,身子骨又不好,禁不起磕碰的?!?br />
        云萝目光诡异的在两人身上转了一圈,尤其着重关注“哎呦”声喊得中气十足的大舅母,身子骨不好,禁不起磕碰吗?

        她忽然面无表情的轻笑了一声,对刘老婆子说道:“从没见过外婆这样手脚灵活呢,几年前我娘被打,还有去年小姨被逼到投水自尽的时候都没见你这么大反应,不知道的,怕是要以为你身边的这位才是你亲闺女?!?br />
        刘老婆子愣了下,又有些诧异,似乎不明白她怎么会说出这种话来,又理所当然的说道:“你咋会这样想?你娘和小姨当然是我的亲闺女,可你大舅母是刘家的大媳妇啊,还生了咱家的独苗!”

        所以,这就是她的免死金牌吗?

        云萝把双手往袖子里团了团,也免得一不留神就控几不住的想要打出去,小脸木然目光清冷,“外婆,你知道吗?我奶奶她刁钻刻薄又爱没事找事,对儿媳妇不好,看孙子孙女也不大顺眼,但她特别疼闺女,谁要是敢让她的闺女擦破点油皮,甚至是心里有一丁点的不痛快,她都能把那个人骂到狗血喷头,我就特别喜欢她这一点?!?br />
        郑丰谷站在旁边脸色古怪,完全没看出来你竟然还有点喜欢你奶奶!

        刘老婆子却一脸茫然的看着她,完全不明白她说这话的意思。

        刁钻刻薄爱闹事,对儿媳妇不好,对孙子孙女也不好,就只偏心闺女,这不是那要被人唾弃的刁婆子吗?

        她知道郑家的亲家婆就是这么一个刁婆子,可外孙女咋还说喜欢她呢?

        云萝见她这样就不再多说别的,转身站到了刘氏的侧后方,目光从对面朝她怒目而视的刘老汉转到跟只鹌鹑似的缩在边上,连媳妇被打得趴地上了都没有动一下的大舅,又看向站在更角落里,几乎毫无存在感的二舅和二舅母。

        灶房的门口,有两颗脑袋悄悄的从里面探了出来朝这边张望,却在接触到云萝目光的时候迅速的缩了回去。

        她们原本就在灶房里干活,听见姑母姑父过来了正要出来拜见,却被之后发生的事给吓住了。

        云萝若无其事的收回了目光,心里琢磨着不知刘苗又跑去了哪里。

        不过,刘苗明知道今日姑母要回来却还是跑出去玩耍也不是只今年这一次,往年的正月初二,云萝陪着娘过来走亲戚的时候也常见不到他的人。

        而她每次过来,要和和乐乐的度过也是从没有过的事情。

        今天又是如此。

        看着冷漠的爹,无用的娘,刘氏也不禁有些心冷,刚才的一巴掌虽没有落到她的脸上,但她仍觉得浑身都疼了。

        她就这么站在门口,距离身后的门槛一步远,解下了背后的篓子将里面的酒、肉、糖包等年礼拿了出来随手放在门边,直起身后跟刘老汉和刘老婆子说道:“爹、娘,这点东西留着给你们过个年,我就不多留了,这就带小妹和孩子们回去?!?br />
        刘老汉瞪着她,“你这是也不想要娘家了?”

        刘氏扯了扯嘴角,最终也没有扯出一点笑来,只说:“哪个女子会不想要娘家?不然逢年过节的我还回来干啥?只是爹,我总不能放着小妹和阿贵不管,咋样来的,我就得把他们咋样的带回去!”

        一说到刘月琴,刘老汉顿时就厌烦的挥了挥手,“滚!以后有事没事都别回来了,我就当从没有生养过女儿!”

        刘氏转身就又迈出了门槛,路经灶房的时候看到站在门口那三个畏畏缩缩的女孩儿,恍惚看到了她自己和小妹的影子。

        她不由得脚步一顿,然后径直出了篱笆门。

        刘老婆子拄着根歪扭的木头拐子颤巍巍追了出来,“月娘,丰谷啊,吃了午饭再走吧?!?br />
        刘月琴扭头看着刚还对她怜爱有加,拉着郑贵要给见面礼的母亲,此刻却目光闪躲,除了哀戚愁苦的看她几眼,连叫她和郑贵在家里吃个饭都不敢。

        她张了张嘴,最后用力闭了下眼,转头就飞快的离开了。

        刘氏停下脚步转头看向扶着篱笆门的亲娘,“娘,你回屋去吧,我改日再来看你?!?br />
        然后就没有再停留,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来,又浩浩荡荡的走了。

        路上遇到同村的人,看到他们这刚来就又马上走的,不禁十分诧异,刘氏便强打起精神,尽量不露声色的跟人寒暄几句。

        沿着村里的小路往外走,远远的还看到刘苗在一处向阳的坡地上和一群人围在一起,吆吆喝喝的不知在干什么。

        刘苗也看到了他们,目光黏黏糊糊的在云萱的身上转了几圈,但在对上云萝的目光时就忽然缩了回去。

        似乎觉得这样显得太没胆气了,他又抬头瞪过来,还示威似的冲她扬了扬拳头。

        “苗子,那是你大姑吧?咋刚来就又走了?”

        “我咋晓得?不理他们,我们继续!”

        之后的声音被扔在了身后,郑丰谷见媳妇一直皱着眉头,也不禁叹了口气,伸手安抚的在她肩上轻拍两下,“别多想了,好歹郑贵先前也晓得些情况,他又是个实在人,不会迁怒小妹的?!?br />
        刘氏闷闷的“嗯”了一声。

        他们出了村,走过独木桥,然后在小溪对岸的山脚下汇合了等候多时的刘月琴和刚才追着刘月琴出来的郑贵。

        回去的路程比来时沉闷了些,但又好像更松快了点。

        云萝的目光不住的在刘月琴和郑贵之间打转,总觉得在短短的不到半天时间里,这两个人之间流转的气息都不大一样了。

        emmm……她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翻过两座山岗,日头已经到了今天的最高点,郑嘟嘟拒绝了大人的帮忙,只牵着三姐的手自己用力的迈着两条小短腿,此时仰起脑袋跟她说:“三姐,我饿了!”

        本来也该是吃午饭的时辰了,可事情的发生出人意料,现在他们在荒山野岭,到哪儿去找吃的?

        刘氏过来抱着他,说:“乖乖的先忍一忍,我们很快就到家了?!?br />
        郑嘟嘟长这么大还从没挨过饿呢,不禁就有些闹腾,噘着嘴含着泪扭着胖身子直喊饿,把刘氏和郑丰谷喊得心里酸酸的软成了一团,可他们真的变不出吃食来!

        云萝摸了把嘟嘟小弟的狗头,又转头去看文彬,见他也是努力跟紧脚步,走得快要虚脱的模样,不由默然。

        嘟嘟来的时候还有爹扛着他走,文彬却拒绝了郑贵要背他的提议,实打实的走了三十多里山里,他毕竟年纪还小,也没有云萝这样的特殊体质。

        想了下,她便提议道:“反正这么早的回去也没事,不如就找块地方坐下来先吃点东西吧?!?br />
        刘氏顿时警觉的看着她,“冬日的野兽都格外凶,可不许你往林子里去,况且这里的林子你还不熟!”

        她还对十天前的事心有余悸呢,反正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再让云萝从眼皮子底下溜出去打猎了。

        云萝:“……不去,我篓子里就有些吃食?!?br />
        她其实对这里也挺熟的。

        而刘氏听了她的话不由一愣,“你篓子咋还有东西?”

        “你又没让我拿出来?!?br />
        “……”我没说,你就不会自己拿出来?以前不挺自觉的吗?

        他们挑了个开阔的向阳地方,郑丰谷和郑贵一起还从旁边搬了几块石头过来,形状什么的不重要,只要能让人坐下歇歇脚就行。

        云萝也解下了背篓,掀开盖在上面的布巾,入眼就是一刀肥瘦相间的五花肉。

        刘氏:“……”肉不是放在她的篓子里的吗?而且这刀肉的形状很她准备的似乎还有点不大一样。

        云萝好像才想起来,把这刀肉拎起来就递给了郑贵,说:“叔,拿回去够你们一家人好好的吃一顿了?!?br />
        刘氏瞬间拔高了嗓音,“这是阿贵的?”

        “对啊,我瞧见他把东西都跟你的放在了一起,可外公他们连小姨都不认了,再吃郑贵叔的肉就不合适了吧?还有两小坛酒和几包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我都给拎回来了?!?br />
        说着又将两个斤装的小坛和几包红红绿绿的不知是点心还是糖包,反正就是隔着纸包都能闻见香甜味的东西都给挑了出来和那一刀肉放在一起。

        刘氏瞪着她,郑贵也站在一边有些束手无策,倒是性子更和软的云萱忽然“噗嗤”笑出了声来,先打开一包点心往嘟嘟嘴里塞了一块,“反正都带回来了,总不能再回头送过去吧?”

        刚才在刘家的时候,她虽什么都没有说,但事情都看在眼里,心里可是憋了一股气呢,此时只觉得妹妹这一行为甚是痛快!

        刘月琴也拿起了郑贵的那几包点心,径直打开分给姐姐、姐夫和几个外甥外甥女,“正好当午饭,平时可舍不得吃这样好的点心?!?br />
        云萝看着刘月琴这么理所当然的分配起了郑贵的东西,不由意味深长的“唔”了一声。

        刘月琴忽然就红了脸,一把将手里剩下的点心连同纸包一起全都塞进了郑贵的手里,侧转过身来低头“咔嚓咔嚓”的剥起了干荔枝壳,似乎这些凹凸不平的干荔枝突然间对她产生了无穷的吸引力。

        郑贵愣了下,然后轻咳一声,微红着脸正襟危坐,眼角的余光却始终没有从刘月琴的身上离开。

        云萝忽然就感觉到饱了,不仅饱,还有点撑。

        进展这么神速的吗?明明早上出门的时候还羞答答、客客气气的。

        云萱见妹妹一直在看小姨和郑贵叔,不由得也跟着转头看了几眼,身为过来人士,她一眼就看出了两人之间的暧昧,不禁抿嘴偷笑,又伸出手指戳了戳云萝,暗暗责怪,哪有你这样看着人家的?

        云萝倒是把目光从那两人身上收回来了,却看着云萱纳闷的说道:“二姐你脸红什么?你这样不行,这么容易害羞,以后跟栓子在一起容易吃亏?!?br />
        顿了下,又摇摇头,“真说起来,你和栓子也不知道谁更害羞一些,说句话都要脸红半天,以后该怎么过日子?你看爹娘,什么时候看一眼对方还要偷偷摸摸的?”

        云萱真想缝了她的嘴,刘氏也斜过来一眼,骂道:“又在胡说!”

        云萝轻轻的“啧”了一声,转头去特别正经的问郑丰谷,“爹,你和娘当年也这么害羞的吗?看一眼都要偷偷摸摸,想跟我娘说句话都要犹豫半天?”

        郑丰谷没想到这火还能烧到他这儿来,不由得一愣,然后看着刘氏“呵呵”的傻笑了起来,笑得刘氏一下子就红了脸。

        云萝面无表情的捂住了胃,她就不该问!

        转身,她就跟文彬和郑嘟嘟凑到了一起。

        文彬走了这么多路,脚底板都磨起了两个小小的水泡,她劈了根木刺帮他把水泡给挑了,又伸手在他脚底揉捏按压了几下,按得他又疼又爽,不住的“嘶嘶”抽着气,表情却可见的舒缓了。

        郑嘟嘟看得有趣,也凑了过来伸手要捏他的脚,可他那力气捏在脚底简直跟挠痒痒似的,文彬五指蜷缩,笑着想要躲避,“嘟嘟,把你的手拿开!哈哈哈……三姐,三姐松手!”

        嘟嘟小弟眨巴着大眼睛看他笑得这么开心,不禁没有撒手,还挠得更起劲了,直把哥哥挠得瘫在了石头上面,“咚咚咚”的拿手捶地。

        云萝把他的两只脚都按压了几十下,在嘟嘟的捣乱之下这更像是一场短暂的酷刑,等他穿好鞋袜一跃而起扑向郑嘟嘟的时候,顺序刹那颠倒,换成了郑嘟嘟的尖叫和大笑声。

        刘氏被闹得头疼,在旁边喊着:“小祖宗,你们可别闹了!”

        但被这么一闹,从横山村带出来的沉闷却是一扫而空。

        他们在这里歇了好一会儿,回去的路上,文彬也顾不得难为情的让郑贵背了他一段路,回到村里,正是太阳将要落山的时候。

        在村口还遇到了赶着驴车要回镇上的陈大,停下了驴车后,郑玉荷一掀帘子就钻出了半个身子,目光从郑丰谷和刘氏的身上一扫,说:“二哥二嫂咋这个时辰才回来???我今儿一早回来,去你家叫了好几次门都没人应,咋的正月里也不在家留个人呐?”

        你竟然还会来我家叫门走亲?

        别说刘氏了,就连郑丰谷都惊讶的看了她好几眼,相当耿直的说道:“今儿我们一家都陪着你二嫂回了趟娘家,也没想到你今日会过来,不然就让小萱她们在家里等着你了?!?br />
        郑玉荷面皮一僵,总觉得被她这个假老实的二哥给拿话刺了。

        什么叫没想到她今天会过来?初二回娘家,拜访兄弟不是顺道的事吗?这是在怪她往年都没有来走亲拜礼?

        郑丰谷并没觉得他说的话有啥问题,跟赶车的妹夫打了声招呼,说:“这就要回了吗?咋不在这儿住一晚?”

        满脸麻子的陈大是真木讷,来往岳家很少能听见他说话,一直都是郑玉荷在哪儿吆喝折腾,此时面对舅兄的邀请也只是木讷的摇摇头,“家里还有事,就不多留了?!?br />
        郑玉荷的目光从郑丰谷身后的几个人身上都转过一圈,并着重在刘月琴的身上多停顿了一会儿,撇嘴说道:“还留啥?家里虽只是个小铺子,但也都是事儿,可不能也跟二哥家似的等过了年再开张?!?br />
        郑丰谷就觉得她这是话中有话呢,可跟这个大妹,他其实真没多亲近,她出嫁后更是只与大哥往来,和他和三弟都疏远了许多,现在的这话听过也就放开了,并不多计较。

        熟料,郑玉荷见他这样却更气了,目光再次落到了刘月琴的身上,捂着嘴笑声略刺耳,“听说刘家小妹过了正月就要出嫁了,咋的过年不回家,今儿回去了一趟也没在家里多住些日子?”

        郑丰谷脸上的表情随着她的话一点点淡了下来,但不等他开口,刘氏忽然看着驴车上掀着帘子往外看的陈家三兄妹说道:“家旺、家福、家满怎么也不在外婆家多住两天?这每一年都来去匆匆的,你们二舅和我都还没给过你们压岁钱呢?!?br />
        这给压岁钱之前,需得他家先提着年礼上门走亲戚。

        郑玉荷忽然就被刘氏的这一句话给噎住了,习惯性的瞪了她一眼,好嘛,二嫂现在都学会拿话堵人了。

        陈家的三个孩子坐在驴车里并没有下来,只是透过掀起的帘子,不情不愿的朝外面喊了一声:“二舅,二舅母?!?br />
        听说二舅家也发财了,还跟金家一块儿合伙做生意,可他们瞧着也还是那么个样,没啥特别的。

        陈家旺很快就收回了视线垂头坐在驴车里,倒是年纪小的龙凤胎抬着头多看了几眼,尤其是陈家福的目光在云萝的发髻上转了转,忽然扯着她娘的袖子说道:“娘,三表姐的珠花真好看?!?br />
        郑玉荷的注意力跟着就落到了云萝身上,看到她头顶小鬏鬏上的一朵形似翩然飞起的蝶形珠花,白玉的温润、紫珠的莹泽,掐丝缠绕、金光闪耀。

        郑玉荷的目光也不由得跟着闪了闪,仿佛一下子就被粘住了视线,直勾勾的盯着这朵珠花,挡也挡不住的满眼算计和贪婪,“小萝头上的这朵珠花倒是精巧,我都没见过这个式样的呢,能不能借大姑瞧瞧?”

        云萝看了她们一眼,径直转身离开。

        郑玉荷脸色一变,冲着郑丰谷和刘氏就抱怨道:“她这是啥意思?见着我这个大姑不说招呼一声,竟还掉头就走了?”

        云萝听到身后的声音,脚步一顿转过身去,看着她说道:“在说这话之前,麻烦你先把你眼睛里的贪婪收一收?!?br />
        郑玉荷表情一变,“你啥意思?我还会贪你一个小姑娘的一朵珠花?”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云萝的眼神明晃晃的就是这么个意思,嘴上却说着:“我怕你弄坏了我的珠花赔不起,还有,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把它送给你?!?br />
        郑玉荷一下子仿若被戳中了心思的猫,浑身的毛都瞬间炸了起来,“你当这是啥稀世珍宝呢?谁稀罕要你的东西?”

        云萝神色冷淡又平静,也不跟她争,只是再次转身离开。

        这朵珠花虽不是什么稀世珍宝,但其本身的价格恐怕倾尽陈家的家产都买不起,况且,这还是去年中秋的时候从府城而来,借着金来的手送到她面前的。

        她本将它收藏在箱子里面,却禁不起刘氏想要趁着过年给她打扮的心,又实在看不上她拿出来的那些红的绿的黄的绢花,完全无法想象自己头顶着那么大一朵绢花的模样,这才翻出了这一朵珠花,打算正月初的几天戴一戴,再藏回去。

        刘氏他们压根不知道这珠花的价值,就觉得好看,可能、大概需要好几两银子吧?
  • 出卖社会主义,发不了大财。 2019-11-04
  • 努力谱写富国强军新篇章 2019-11-04
  • 中国妇女网 喜迎十九大 2019-10-17
  • 关于人生道路的选择,习近平这样勉励青年 2019-10-17
  • 2017欧亚经济综合园区发展论坛在西安成功举办 2019-10-13
  •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杨伟民:房地产市场成定时炸弹,行政措施已不能根治。 2019-10-13
  • 脸每天都洗,但你真的洗对了吗? 2019-09-29
  • 森林、动物、瀑布……  “3D公厕”亮相重庆沙坪坝区 2019-09-29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9-09-18
  • 逛博物馆 淳化大鼎的身世之谜:是何方显贵之物? 2019-09-18
  • 款款粽子情,深深敬老人 2019-09-13
  • “后高考”生活尤需有度 警惕“高考后综合征” 2019-09-13
  • 云南金平上亿蝴蝶破茧而出 涧水悠悠蝴蝶翩翩 2019-09-11
  • 习近平要求把这项工作作为重大政治任务 2019-09-11
  • 中央国家机关党支部书记从严治党系列访谈(四) 2019-09-05
  • 双色球开奖时间 红龙扑克输的怀疑人生 彩票36选7开奖时间是几点 11选五开奖结果辽宁省 98娱乐一路线 导航 扑克牌28杠规则 北京单场彩奖金计算器 七星彩走势图规律带连线 大乐透胆不中拖全中 四川快乐12开奖结果图 台湾pk10官网 红米娱乐登录网址 有没有好的炸金花游戏 双色球开奖走势图 湖南幸运赛车快车几号